诗人百科

广告

蜕心堂长短句(4)

2013-11-04 11:15:59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童山雷词选集

蜕心堂长短句(4)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玲珑四犯·曩者情怀


倏尔平生,

自占此星躔,

步亦多蹶。

且幸芳心,

犹伴寂寥时节。

相与依齿萦怀,

七八载、

尽含真切。

虽未能效仿梁祝,

却也挚情呜咽。


恁般依恋终成别。

恨当时、

怔忡言拙。

意中永驻春光好,

还醉翩翩蝶。

焉似索寞小园,

花谢后、

再无香荚。

静夜观灵府,

朦胧听见,

数声啼鴂。



薄媚  


暗忖吾人,

前世须为,

壮心未遂英雌。

孰知此世,

虽化为雄,

豪意依旧难施。

既沉凡海,

真可叹,

当何计。

争奈心犹不死。

剑魂思飞起。

豁然一笑傲尘魑。

庸念自稀微。


铁肠石肚,

缝隙间,

存昔软肝脾。

柔情隐藏内中,

因与淳良,

结作贞慧。

闲愁或忧时。

恨此身仍未奉轩羲!

夤夜无眠,

初晓还兴,

俯首皈吾艺。

且将悾愡转忬怡。

馨愿冶于斯。



满江红


可怪渝州,

近几载、

平添酷炽。

人甚觉,

艳容微似,

远年红日。

何者辉光当闪耀?

但余暗影呈幽黑。

另还将、

一片矫情声,

凝金赤。


秋忽至,

来忒急。

炎退去,

藏如贼。

只城间已见,

半江清碧。

颔首拈须思此世,

画臀作脸非真国。

待铅华洗尽越霜冬,

成春色。



八归


芳春盛处,

流年轻属,

天外绝粹至美。

微开稚眼观三界,

初识日星云月,

熠余还晦。

率意东西南北去,

撞了几多稀奇事。

磕跌后、

搔首方思,

我果有知未?


犹忖兹身本性,

虽非纯善,

愿效谦谦君子。

奈何心烈,

更因肠直,

焉讨他人欢喜。

但衡将铁尺,

忝合华仪与欧礼。

谁曾料、

己身矜者,

错置当今,

区区归另类。



江梅引 


无边春色渡江来。

与谁偕?

费吾猜。

唯见巴渝,

江野尽清槐。

策杖登高心忆远,

叹山水,

犹如旧,

独怅怀。


终以通达驱感慨。

整青衿,

依沆瀣。

夕烟渐蔼。

觉幽魄,

已失尘埃。

隐叩深心:

今世孰为侪?

却待春江临浩月,

乃歌去,

挟凉云,

恣露阶。



湘春夜月 


柳枝垂,

淡然河畔烟迷。

哪处隐觉渔歌,

方打动游儿。

却倚小窗相望,

见水天微漾,

一派清怡。

更月芽渐出,

风情万种, 

堪拟于谁。


良朋并饮,

慵身浅醉,

神意轻飞。

此地尝闻,

民朴野、

怎生湘女,

低敛柔眉。

娥、英远矣!

料彼魂、

犹可追思。

酩酊事,

乍醒来四顾悄然,

耳畔添个黄鹂。



侧犯 


暮春竟去。

不知素魄归何处。

莺语,

渐绕柳梢头播轻絮。

娇声叠数十,

恨煞无人顾。

斯趣,

亦伴落幽溪白沙渚。


沙头蚂蚁,

焉识花飞树。

犹自在、

柳花前,

成阵作欢舞。

倏尔晴云,

忽为阴雨。

避雨闲身,

暂余清步。



角招  


杏花雪,

春来盛、

愣千山不见他物。

又如云气结,

直与九天,

高下成泼。

柔间亦倔,

甚老干参差齐发。

更有微香缭绕,

凭幽淡淡情怀,

引青蜂黄蝶。


芳月,

命途曲折,

家山杳远,

常志焉能夺。

澹然胸次阔。

夙愿方萌,

温情还郁。

春天竟别,

剩一片、

迷茫阴樾。

内有清思若黻。

但谁解、

此中丝,

同花缀。



霓裳中序第一 


丙辰春夏,吾别知青生涯,始谋食于巴山某乡学。其时“左”风伟盛,万马齐喑。吾辈存身世之一隅,仅以方寸间天地颐养精神,亦或得其微乐焉。


云乡已杳极。

独在巴山仍作客。

心有愿而未得。

怎原野寂寥,

溪街萧索。

人俱乏力。

更为何、

皆饰颜色。

栖身处,

或当日影,

别样觉炎炽。


临壁。

叹身何踬。

却又似、

萍踪浪迹。

唯藏思以免黜。

梦里浮生,

彀内行役。

尽于兹间隙。

幸有那、

胸中浩泽。

闲时也,

乘蒸腾意,

直入九天碧。



琵琶仙


凉月幽微,

浅溪上、

哪得清音奇绝。

暝雾方起榆林,

风摇落黄叶。

红烛下,

云衫自剪,

再新著、

绣鞋丝袜。

遂把鸣琴,

闲依小阁,

轻与弹拨。


并非是、

遥隔人烟,

比邻里、

端然坐豪杰。

唯此一腔忧愤,

暗抛无由说。

还另寄、

情丝万缕,

向夜空、

替己呜咽。

毕使孤独芳心,

暂时超脱。



凄凉犯  


远山一带寒云起,

衣衫渐觉单薄。

水萦绿意,

鸿归浩杳,

叶皆黄落。

心情甚恶,

恐真在兹乡老却。

叹年时、

春辉普照,

咋那等欢乐!


思此凄惶事,

质底追根,

己何差错?

或天命也。

只当初、

委堪斟酌。

且罢休休,

想吾辈争甘寂寞。

趁冬闲、

把卷书儿又读着。



探春慢  


心事如烟,

履行未果,

徘徊来至城下。

远叩蛾眉,

内充狮胆,

回首思之亦怕。

终是萦怀久,

彼颜面于人何者?

叹声情海相违,

绮窗难识芳雅。


休怨红绳月老,

犹自问个中,

多少凭借?

俗世风波,

人生观点,

或已不堪称喏。

无若藏衷曲,

独望月飘然归野。

草屋清寒,

幽春新越残夜。



湘月


辛酉暑月,吾尝游湖湘之境,斯远忆固已渐至模糊。而辛卯岁,以单位组织“红色旅游”故,再践其地,山川风物,因之毕归鲜活。可异者,国人似颇未识卅余载前之惨痛历史,愚昧言行,竟有复张之势。窃惋叹之。


昔游隐约,

尚于心海底,

何此重证?

未及沅潇,

岳麓晚,

唤起慵身幽兴。

旧院门空,

新亭人散,

寂寞丹枫冷。

蟾轮微出,

谧林暗与辉映。


曾道此内残红,

炎精复炽,

或真成名胜。

勿怪闲言,

只此意、

多少容当思省。

契典尘封,

文星黯灭,

国魄谁知敬!

如同行客,

作身外事焉信。



杏花天影  


碧风轻拂红芳树。

劝耕鸟、

啼声未住。

怎将清晓付闲怡,

待去;

北山头,

辟药圃。


乡中路、

行来几度?

此春色、

何知我苦。

故园堪忆独难归,

甚虑;

只吾身,

老哪处?



一萼红


吾少时于古诗词间知刺桐名,而未实见其花树,心慕之复遐想甚。时光茌苒,并不知年岁去矣。一日忽见本城所引进绿化之树,早春季节,枝头星星散散,绽挂串串血赤之葩。或谓:此即刺桐也。闻而心动之。遂每常于自家画幅中予以点缀。可称此花树亦伴吾生中年。 后,时过境迁,此树渐趋滥贱,多见其遭伐并被取代以别树者。见而不觉慨叹之。是亦谓之须合我国情或一时一地风气者欤?乃为词以咏相关之事。 


出浓阴。

怎奇花数朵,

多在刺头簪。

原是尝闻,

初符远梦,

堪慰吾意深沉。

乃轻撷、

丹青箧内,

与岁月、

清赏供闲吟。

亦伴嚣尘,

自封幽土,

真渐成林。


人世则关何故,

忽朝秦暮楚,

忍极相侵。

方斫新枝,

旋挖老干,

皆谓他树宜今。

或言道、

兹为政绩,

独于汝、

虽艳赤争禁?

宿命该当此时,

岂负诗心。



玉梅令


慈亲手剪,

老屋南墙苑。

尝呵护、

十春悠远。

盖为亲去也?

待煞竟无花,

枝虽已出,

叶犹未健。


今株亦死,

其形凄婉。

吾将哭、

转而作赞:

此卿芳魂在,

岂似雪冰消,

当并入、

百花清艳。



月下笛 


寂岭秋清,

萤虫戏逐,

适才风雨。

良朋夜语。

渐疏星,

越墙去。

闲谈非涉桑麻事,

更何及、

情丝寸缕。

但蹙眉以叹:

来兹三载,

怎觅归路。


羁旅。

君知否?

每殛念劳身,

敢轻言怒。

邯郸梦里,

觉华年已虚度。

唯将灵府藏衷曲,

极难得、

为之一吐。

却闻那、

短笛声,

林下暗逸如诉。



莺声绕红楼


绣阁凭江雪浪飞。

古榕下、

又夕阳时。

两情不舍但依依。

娇语细如丝。


烟渺清江水,

心萦旧梦意曾归。

杨花落后小园稀。

隐闻一莺啼。



夜行船


寂岭秋江新已暮。                  

听人声、

聚丹枫渡。

野水浮鱼,

冥空飞雁,

尽皆见疏星处。


独坐船头无一语。

望长天、

有思何苦。

倩孰传情,

凭虚寄意,

愁怀暗将星数。



醉吟商小品


吾生中岁每因生计劳顿。盖所处工作单位效益颇恶,遂每常涉足他事,以贴家用。凡得彩,休论多寡,终令合家庆幸。一次,赴沿江某县事毕西还,凛冽寒风中,独酌于火轮之尾,乃感斯境。


把酒倚归舟,                  

慢品俗生滋味。

万山东逝。

岂解吾心意:

默念家中妻女,

关之亦喜。



清波引


伫吟江浒。

瞥然忆、

远年相与。

挚情如许。

命途亦同步。

尝共舞华翰,

摆弄丹青辛苦。

岂知时错晨昏,

势何敌、

各须去。


秋江合浦。

彼清景、

长历几度。

叹君知否。

此孤独幽腑。

犹耽守前诺,

未负嘉陵春雨。

只旧人杳无踪,

永游何故?



喜迁莺慢

                  

目回春暮。

算七载热情,

今者称住。

星眼含悲,

桃腮凝怨,

终是并无言语。

双栖白头说甚?

只今独向他乡去。

越岭树、

叹艳阳清夏,

知之何处。


嘉意。

卿记取。

兹事未偕,

彼地还堪据:

渐向昌明,

脱离蒙昧,

清志可凭翔翥。

九天另存欢乐,

岂必长耽凄楚。

既于我,

久相通心性,

须当毋拒。



石湖仙

                  

——为吾兄题照


清郊遥浦。

日初上三竿,

垂钓佳处。

须学老渔翁,

测周遭、

何当可驻。

浮筒尤要,

尽显眼、

以观鱼哺。

鸥鹭:

汝远些、

莫惹人恶。


曾经世间坎坷,

喜今朝、

和风细雨。

哪得无烦,

戒己须当毋怒。

只此优游,

任之艰阻。

独行其素。

天渐暮。

吟歌负篓归去。



徵招·与友野饮涂山湖


江南又见清阴树,

湖廊恰容吾辈。

惯约旧时人,

酒肴携于此。

笑言开宴矣。

却方值、

雨帘垂地。

略审身前,

漫观天际,

点头称是。


恣肆伴微醺,

常经历、

依依尽成情味。

逸兴固犹浓,

叹兹焉有二。

渺空当夙志。

未曾料、

动旁人意。

羡相问:

达者何来,

似决非庸类?



秋宵吟


月栊明,

夜色悄。

远处江声幽渺。

危楼下,

野苑隐闻蛙,

冷霜侵晓。

卧还舒、

睡未好。

寤意轻飞天表。

微嗟念,

百代有情人,

瘗埋荒草。


可叹而今,                  

人尽为、

名和利老。

偶存灵性,

或揣衷肠,

毕竟暗消耗。

转瞬浮生了。

此命无依,

来世也杳。

既如斯、

莫若随心,

参透天地一笑。



汉宫春


清梦归来,

见晴川历历,

江岸烟疏。

沉吟此身既往,

不辨些须。

茶汤饮未?

恨孟婆、

表记全无。

唯忆得、

乡关路上,

依稀忽现今吾。


曾知世间百事,

尽参差不一,

尔更何如。

千年逐波而去,

成败关乎。

匆匆过客,

似荒滩、

蝼蚁当途。

心则甚、

临风搏动,

仍思自展鸿图。



夏云峰


夕辉奇。

浑如血、

轻洒万叠绵帷。

天际好风渐起,

及此陂畦。

稻香幽淡,

飘溢处、

已觉甘饴。

月隐出、

收工令下,

人散星微。


独回老屋燃灯,  

暗光内、

久存心事询谁。

将值一年荐拔,

岂得无为?

此情凌厉,

堪可比、

战阵低回。

意未发、

闲常逸兴,

皆作崟崎。



惜秋华


渐劲金风,

掠山原、

暗壑层云翻卷。

垄上野田,

禾黄水波清浅。

邻村匠作归来,

幸吾辈仍存饭碗。

轻叹。

苦劳身、

近年无端命贱。


四载寄居院。  

笑人生活剧,

也暗中都演。

经波折、

骚雅志,

益如冰鉴。

哀愁哪得闲情?

及灌园、

昊天将晚。

休怨。

待初更、

快临书案。



倦寻芳·洪湖即景


接天菡萏,         

绕水蓬茅,

新入炎夏。

废镇颓街,

一色粉墙青瓦。

远道游人才至此,

锈刀蛀炮相迎迓。

有歌声,

却依稀使辨,

曩时真假。

        

更迤逦、

随行阡陌,

何处梨园,

堪系兵马。

令采莲舟,

亦似矫情乔画。

究竟皆弥商业气,

哪存微隙宜骚雅。

怅然身,

沐野风,

叹花阴下。



雨中花慢


露阶苔湿,

云光淡映,

东邻倩女眉颦。

似玉莲新逸,

一缕芳魂。

自剪罗衫薄软,

天生粉面停匀。

掠西窗以见,

惊鸿微瞥,

羡意轻屯。


流年几许,

蓦然回顾,

梦中细雨家村。

春月夜、

乔松兀立,

艳蕊沉沦。

勿道平生蹇滞,

犹经决死纷纭。

偶成闲憩,

心宁而慊,

思邈还恂。



玉蝴蝶慢

 

尝忆楝花初盛,

老院声悄,

人正悲凉。

芳影娉婷,

时过晴艳萧窗。

愀然动、

前生匿隐;

怜而使、

今者迷茫。

暗徜徉。

不知何故,

唯觉怏怏。


心香。

未期犹已,

径穿窗际,

渐绕身旁。

恬淡幽微,

入侵神思至绵长。

更凭甚、

两偕佳愿;

只由此、

自启孤航。

远相望。

万虫声内,

叹落斜阳。



十月桃


芳华久逝, 

只枝头犹剩,

霞影如丹。

霭雾何知,

常在灵府萦还。

三春旧梦谁念?

唯我辈、

临老依然。

萧骚短袄,

如在当时,

有敬无悭。


幸多情仙子相怜。

及霰雪黄昏,

赐醉南园。

挪步寻春,

满枝仍自斑斓。

缤纷淡妆素裹,

频入眼、

漫舞轻旋。

余香竟夜,

月下长见,

一地花残。



三部乐


多少年华, 

尽纸上留痕,

倍添情味。

纵行横格,

凝聚喧嚣尘世。

自言道、

时代思潮,

并半生足迹、

忝作诗史。

视此过程,

颔首名之心蜕。


文思几曾得省,

况沧桑一度,

雅骚皆废。

匆匆世间过客,

谁存闲致。

抚吾篇、

宁无感意。

幸而识、

此欢莫替。

盖以生命,

既成就、

何怨何悔。



小注:吾生尝以二十余载时光,著《红尘心蜕》三部曲。



定风波慢

             

奈何天、

闲淡无聊,

随行觅趣则个。

绿竹梢头,

幽溪浪底,

俱被云儿裹。

柳风轻,

蝉声作。

旧日残雕水边卧,

将堕。

适叹息垂首,

波间见我。


蓦然解心锁。

远年时、

亦此人犹饿。

恃无知,

独把清欢与伴,

真万般皆可。

及交游,

任腾那。

岂必而今尽求妥,

稍颇。

偶使常生,

流光虚过。



新雁过妆楼


雨暮烟迟,

秋原静、

遥天一抹霞微。

桂华满地,

淡洒数点灯辉。

独坐蕉窗清影下,

孤飞褐雁远空低。

似徘徊。

自相与较,

同伴何之?


不堪回眸往事!

亦曾经两好,

终竟分离。

百思莫解:

天意以甚难违?

而今但将索寞,

忆鸳帐春浓双泪滋。

叹身老,

纵挚情犹在,

却在乎谁。



腊梅香


向日初复高考,吾中,盖为所在县区“惜才”而终淹留。尤可笑者:本单位领导先时极言“站出接受祖国挑选”,后识上司意且受其申斥,遂迁怒于吾,一时径打发回方就业时“锻炼之所”。彼为高寒之地,且时当岁首,其状可想而知。一日,吾独于旷野间漫步,见梅而有此感怀。


蹇滞凡生,

值冻雪封山,

竟归始肇。

崖岭萧森处,

有莽原开阔,

瓦房低小。

野地无情,

愁伫立、

恰当清早。

哪得寒梅,

清香淡远,

却花枝俏。


如是锦华年,

屡消磨至此,

乃识强暴。

怎说因家国,

身予选、

雕凿可为宝?

转忖幽枝,

思凛冽、

幡然心照。

我辈于斯,

荒寒尽历,

或反称好。



导引·旧意


馑灾方去,

民始庆承平。

或道海河清。

四方将及归王化,

一语怪潮生。

同仇敌忾寻阿物,

自命缚长鲸。

神州至是无宁日,

翻道有令名。


弱身何故,

纤步久随行。

难免亦微惊。

扪心独问由今古:

于此治焉能?

存思蓄念暗陶情,

梦里觉嘉声。

觑开醒眼看当世,

凡悖事毋成。

 


凤归云


觉秋凉,

岭岚黯碧昊天高。

大壑曲回,

野径绕松梢。

山外残霞,

颜色渐灭,

屋后隐闻鴞。

偶见二三磷火,

荧然窗下,

孤灯微与谐调。


数年形役,

几度心魔,

尽随尘土,

共付烟云,

毕竟归于笑、

已相抛。

闲振清襟,

厉参幽理,

夙志复雄豪。

但待九州风起,

却凭兹意,

或当飞奋凌霄。



梦芙蓉·泰国人妖


皆千娇百媚。         

挈霓裳翠羽,

宝珠玉佩。

慢摇莲步,

行动柳风起。

见之人欲醉,

竞相遐想凝睇。

若赋娇声,

更兼纤秀手,

堪曰极完美。


孰料佳人命悖!

姿质如斯,

苟且存当世。

肆情言笑,

谁识彼悲喜?

慎毋追究里,

其心或已颓废。

惜恋芳华,

纵残身折寿,

犹自绝无悔。



玉烛新

    ——癸亥秋再返双河所感。其事参见吾集内《剪牡丹》序。


迁身安定后。

觉霁雨窗前,

野香微透。

清凉暮月,

宜人意、

也把寒斋妆就。

重观旧物,

焉若此、

深心知否?

思未及、

墙角虫声,

将神念轻勾走。


平生自许多才,

则不免矜持,

故存疏漏。

是非遂有。

何可说、

暗此咽吞消受。

无关误谬,

行动处、

依然昂首。

吟省毕、

因见灯台,

清光倍茂。



湘江静


船泊君山幽草渡。

小喧哗、

野鸥飞去。

留霞索寞,

游人适兴,

逸然林间驻。

俯仰任长歌,

传空阔、

清风随处。

粼粼柳井,

斑斑竹泪,

悉参毕、

面遥浦。


思若织,

衷曷叙?

怪多情、

自来湘楚。

何今缺失,

因之薄落,

众心皆非古。

但彼橘洲头,

新香火、

散而犹聚。 

轻忧未释,

迷云渐合,

冥天欲雨。



归朝欢·述远年行状


寒暑两番还旧国, 

山水之城长瑟瑟。

甑蒸夏日赤烟飞,

窖凝冬月严霜白。

唯幸皆久适,

踏歌来去逍遥客。

以清心,

淡然名利,

自在而充实。


行处浮生乡县隔,

隐觉幽栖微逼仄。

腑肠犹未发牢骚,

襟怀但已谋开辟。

世情初与识。

真知或赖交游出。

卜佳期,

暗思兹内,

必亦存新得。



倾杯乐


微倚家风, 

更兼人事,

平生自已成习。

缺之不悦,

多亦有害,

薄味容当惜。

巴山寂夜境清绝,

每凭轩而适。

身方浅醉,

杯盏里、

殊可知春消息。


一番渺茫归后,

万般惆怅,

随此醒消失。

岂捂眼相欺,

以朱为碧,

假充蓬瀛客?

率性由真,

曲忱从挚,

同助吾新识。

至明晰。

将与庆、

素心合律。



花心动

        

云外风波, 

漱轻寒、

终于海棠枝舞。

晓雨渐疏,

夜酒才醒,

心下甚无情绪。

微闻哪处鸡声起,

令惆怅、

偶思清旅。

竹窗淡,

凭栏默对,

臆中幽路。


未觉灵台深处。

隐绽发、

嫣然好花千树。

阻断碧溪,

隔绝烟尘,

依约玉人来去。

方将细细观容止,

被初日、

搅撩如瞽。

怪曾识、

转而惑惶莫顾。



向湖边·壬辰游木兰天池作


何处乡关,

竟藏幽薮,

隐显英雌姓字。

叠巘流泉,

似由经天外。

偶随缘、

竹内微吟,

蒲边长啸,

堪喜一泓清水。

回首云山,

但松声警耳。


倏忽传说,

彼岸存遗址。

难负昔者执,

当从今之事。

痕迹斑斑,

叹伊犹如此。

及归去残忆成追溯,

转而念、

自古逸闻多娓娓。

默笑樽前,

有风生襟袂。



女冠子慢


妙龄三五。 

回观秀足行处,

苔痕初露。

垂髫伊始,

课余习艺,

常衔辛苦。

随芳华渐长,

学识仪容,

已称双富。

自怜以谓:

乃甚仙根,

修成如许。


则佳期、

今亦将辜负。

羡闺邻、

连理发枝新芽吐,

叹身何主。

怎象牙高塔,

犹无人顾!

果寒窗廿载,

守星看月,

被儒冠误。

或当低伏,

屈从时下,

逐流而去?



秋霁


波泛琉璃, 

见一抹残阳,

映照江浒。

孤雁南飞,

长川东逝,

望空感慨如许。

叹怜岁月,

也从隐处漂流去。

出积云、

河汉列星,

闲散甚堪数。


明灯静夜,

渐使清心,

复还幽怀,

毕感宽裕。

念吾人、

凭虚御实,

初成艺业破规矩。

野画桀文终可恕。

抚卷吟咏,

纵惜缺少相知,

独自来往,

漫思新旅。



一寸金·东乡旧忆


回折清江,

出峡依滩绕城郭。

历万千月日,

波侵水岸,

山川将老,

江风萧索。

野县西门外,

斜阳下、

暮潮渐落。

疏烟里、

几许人家,

掩映孤栖小楼阁。


劳碌庸生,

皆因何故,

多年尽漂泊。

且屡经摔打,

壮心未泯,

贱躯微倦,

兹堪歇脚。

每省思昏夜,

尝四顾、

众峰荦确。

终无虑、

整理情怀,

自勉而独乐。



选冠子


月影清圆,

竹声萧条,

入卯梦回天岸。

朦胧返顾,

畅晓还思,

惜彼锦纶争断?

寒室澹色依稀,

风越残墙,

宛如低叹。

念经年一度,

无边希冀,

去之幽远。


人毕竟、

未泯情怀,

难消心志,

转把而今盘算。

沉沦必死,

奋进犹生,

说甚命途虚幻。

自信吾侪,

有朝苦尽甘来, 

鸿图须展。

恰闻鸡乃起,

何必手中挥剑。



霜叶飞


桂花今少。

晓园内,

疏林轻荫衰草。

雨余苔石着蜻蜓,

正觉秋声悄。

忽风起、

梧桐叶掉,

一池波皱鱼儿小。

淡荡碧云天,

半索寞、

霓裳褪后,

初日还照。


何处乐曲悠扬,

婆娑清影,

想皆邻里诸老。

漫观萧意已知秋,

甲子新将到。

则未必、

追随彼调,

雄心岂得消磨了。

竟曷妨、

凭寥廓,

乘此霜红,

倚天吟啸。



离别难


腊月光阴倏忽,

转瞬又开春。

自将还、

愁绪纷纭。

算年年、

忍别我慈亲。

且言甚、

友爱分离,

情怀依恋,

皆致消魂。

叹真仙、

值此何如之境,

亦道意难伸。


防失志,

恐伤神。

但凝眸、

审视乡村。

彼阴霾、

浓郁堆处,

料些须清气亦应存。

最当是、

腹底吟歌,

眉间含笑,

再奋劳身。

念既笃、

若远山般淡定,

天也示晴云。



小梅花


淡泊志,

清雄意。

暮年将至情犹肆。

气冲天,

未尝还,

斗牛直上,

折向天狼边。

餐风饮露人相得,

育就壮心辉月日。

竟何之,

不遇时。

长落红尘,

含垢作庶黎。


神岂灭?

意难绝。

游走凡间亦英物。

甚悠哉,

踏蒿莱,

吾行吾素,

茹苦自开怀。

梦中或忆霓裳曲,

苍狗白云焉归属。

去休休!

更毋愁。

依份随缘,

一笑度春秋。







  

“童山雷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270644911


 电邮: jndrtsl_660@sina.com

        jndr@163.com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体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