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乡间杂诗(4)

2013-10-27 18:46:39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童山雷《乡间杂诗》长短句部分

乡间杂诗(4)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木兰花慢


但疏枝挺秀,

素葩发,

暗尘清。

恰腊尽春回,

碧空燕至,

小聚人行。

亲情,

复归旧梦,

况山重水沓绝遥坰。

才觉乡心慊慊,

又当泪眼盈盈。


营营。

独勉唯兢,

斯琐屑,

始抟成。

值原野芳和,

晴光淡荡,

惕意初宁。

还迎,

彼推荐事,

则干生预死岂虚名?

仍戒先期太盛,

得毋自在犹矜。



离别难


腊月光阴倏忽,

转瞬又开春。

自将还、

愁绪纷纭。

算年年、

忍别我慈亲。

且言甚、

友爱分离,

情怀依恋,

皆致消魂。

叹真仙、

值此何如之境,

亦道意难伸。


防失志,

恐伤神。

但凝眸、

审视乡村。

彼阴霾、

浓郁堆处,

料些须清气亦应存。

最当是、

腹底吟歌,

眉间含笑,

再奋劳身。

念既笃、

若远山般淡定,

天也示晴云。



早梅芳


逐阴霾,

舒寒滞。

岭云轻映家山翠。

遥溪隐约,

漾光荡影,

萦带纤丝金紫。

残霞褪去,

灵燕飞还,

见荒凉老院,

桃呈三叠,

梅开数点,

已是新春至。


念吾侪,

昔年落户兹乡,

岂乃从容事。

辛勤播作,

几经辗转,

难回渝州故里。

于今际遇,

自尔乘时,

料天公,

必富仁心,

存恤垂怜,

不负区区计。



二郎神·东邻事


疏星夜,

竹院黑,

梅英飘洒。

咋隔壁灯昏门户静?

人屏息、

犬儿声哑。

多是阿婆惊异梦,

又恳请、

西村鹤驾。

暗隙处、

余光隐觑,

古怪形容微泄。


何雅。

蓬头垢面,

类同妖野。

噀血酒拈香乜醉眼,

睃主妇、

心思桑下。

只待烟消禳事了,

与相约、

从容入马。

但堪叹阿婆,

枉耗钱财,

蒙羞犹谢。



角招  


杏花雪,

春来盛、

愣千山不见他物。

又如云气结,

直与九天,

高下成泼。

柔间亦倔,

甚老干参差齐发。

更有微香缭绕,

凭幽淡淡情怀,

引青蜂黄蝶。


芳月,

命途曲折,

家山杳远,

常志焉能夺。

澹然胸次阔。

夙愿方萌,

温情还郁。

春天竟别,

剩一片、

迷茫阴樾。

内有清思若黻。

但谁解、

此中丝,

同花缀。



杏花天影  


碧风轻拂红芳树。

劝耕鸟、

啼声未住。

怎将清晓付闲怡,

待去;

北山头,

辟药圃。


乡中路、

行来几度?

此春色、

何知我苦。

故园堪忆独难归,

甚虑;

只吾身,

老哪处?



清商怨


坡头芳草尚浅,

二月春先暖。

燕子回时,

家乡仍又远。


慵身岂亦懒散?

最是得、

觅吾衣饭。

若问前程,

谁能将尔管。



春光好


家山静,

野云闲,

乱花天。

灌罢小园随坐,

软绵绵。


昨者既成遥忆,

今吾且顾当前。

清志如泓焉尽泯,

蓄心田。



相思令


二月杏花清艳,

天外雁声微。

回首岁时如梦,

柔意亦依稀。


雨絮散落陂池。

似浮生、

踪迹谁知。

还祈千里绵霏,

内中牵系心丝。



解佩令

      

耙田归处,

鹅鸣花坞。

犬儿欣、

迎之犹舞。

燕子呢喃,

绕柏梁、

翩然飞去。

乃空余、

小庐如故。


吟歌数度,

疏星暗度。

挂蓑衣、

拾薪炊釜。

寂夜更深,

读亦倦、

解颜私语:

灶灰间、

熟煨香薯。



蕃女怨

      

麦花时节难办饭,

欲砸锅碗。

岂嫌咸,

焉觉淡,

只因长欠。

几时才得岁清平,

谷仓盈。



眼儿媚


檐下篁芽破轻寒,

雀噪碧云天。

停针绣女,

凝眸幽麓,

浅笑微含。


春耕人在林田内,

偶尔见红衫。

赧思昨岁,

奴家与彼,

尝议姻缘。



滴滴金


芸薹叠亩盈春色,

野清明,

室幽黑。

节后人归故乡隔,

旧家书堪惜。


行间字字温情溢。

忆方萌,

泪休滴。

还入吾心暗将戢,

偶尔为鞭策。



花犯


野云低,

新桃耀眼,

凭篱以孤倚。

俏豌疏缀。

方地角田间,

初罢瓜事。

一年有望今堪喜。

何干它物议。

更勉嘱、

另期嘉荐,

看犹能奋起。


前番一朝遇虫蛇,

虽调理二月,

仍存余悸。

终旷达,

兹归后、

壮心还炽。

当思想、

九天降任,

焉没个、

针砭加砥砺?

妄念息,

自然潇洒,

风神如静水。



庆春泽


漫野遗红,

盈山叠翠,

秦巴又值春深。

触目愁岚,

岭头积作轻阴。

年时蹇遇心伤在,

更何由、

重振胸襟。

况难禁,

荒月无情,

竟日唯喑。


风生渐逐阴霾散,

觉柔秧泛绿,

瘦麦浮金。

昔者忧愁,

隐然飘逝毋寻。

澄怀思忖前行路,

望苍天、

莫负衷心。

秉微忱,

砺进之余,

闲处还吟。



甘草子


春去。

偶见残红,

寂寞归青圃。

哪得觅芳魂,

空惹愁心绪。


来岁杏桃今何处?

敛丽色,

忍居幽苦。

却待乘时以寤,

竟是娇如故。



锦缠道·乡村四月


小麦初黄,

竹下稻秧新秀。

暖融融、

寂然春昼。

野风吹拂云丝走。

万树花残,

渐褐泥红透。


值春荒尽时,

诚邀吾友。

笑吟吟、

饮杯村酒。

醉眼中、

平望遥山,

觉烟岚深处,

彼路终将有。



粉蝶儿·小园初夏

      

雨后千山尽如玉簪绿透。

蛱衣轻、

扑腾新昼。

蜀葵花、

亦向日、

淡辉松牖。

沐熏风、

天地煦和无垢。


殷勤仍觉吾圃每见良莠。

麦疏黄、

豆瓜纤瘦。

叹芳春、

多困顿、

几时称有?

抑清愁、

还以悦颜相候。



惜红衣·春暮


岭外残阳,

云间返照,

淡辉贫屋。

灼灼夭桃,

撩人欲将哭。

熏风则甚?

如惋叹、

行穿疏竹。

微促,

池岸老蛙,

和风声成曲。


孤参渐煜,

群蝠翻飞,

方将秉黄烛。

遥看月下岭麓,

倍茕独。

忍忆岁时欢聚,

阖府举樽相嘱。

岂久怀悲念,

当勉志还攻读。



解连环·偕乡民邻镇购柴半岭歇脚


蜀山幽险,

只临崖著个,

棘茅幺店。

纵目四野以凭虚,

觉天老地荒,

壑深溪浅。

可叹吾身,

直似这尘埃一点。

却颜青汗黑,

披衫挂缕,

与伕为伴。


谁怜命途多舛。

甚因薪负力,

苦劳毋算。

惯忍辱开拓前程,

又焉得平生,

称心如愿?

碌碌庸情,

岂碍我志存高远。

转欣然而近安宁,

毕归一念。



卖花声  


落日下云台。

闲守林柴。

一声吆啸震尘埃。

却见秀姑挥浊汗,

山外归来。


漫说与吾侪,

微暗桃腮:

谁人愿认这回差?

皆为自家男将死,

留个婴孩。



惜双双  


家在云台乡中住,

村学外、

初营活路。

哥子禀性愚鲁,

弟娃偏且称聪悟。


卅载华年流水去,

听孰道、

双双蹇遇。

哥子小店亏负,

弟娃因甚遭囹圄。



六丑


自芳春去后,

此一季、

浮生堪适。

活柴易枯,

畦间瓜菜出,

晌午还息。

岂渐趋粗鄙?

为丹青故,

幸脱兹形役。

幽凉瓦舍穿堂窄,

曷碍挥毫,

尤宜泼墨。

佳期足当珍惜,

至新秋处暑,

吾画将积。


忧心无迹,

但于心暗蚀。

忆昨年推荐,

今亦怵。

清声鼎盛之日,

似昙花忽现,

倏归沉寂。

身方贬、

世犹威逼。

穷困里、

遂把炎凉俗态,

尽皆尝识。

而何奈、

挚腑坚魄。

矣也哉、

淡定明达,

终吾本色。



醉桃源  


云峰初下驻征程,

凝眸溪路青。

暖风忽起觉微馨,

红英飘零。


尝有意,

更无情,

春思何所凭?

且随流水逐花行,

但将莺细听。



谢池春


柳絮飞时,

乡镇每传佳语:

隔云天、

斯文会晤。

俗生遂尔,

又须成羁旅。

所幸焉、

艺中消暑。


哀哉今岁,

因旱万般皆阻。

滞荒村、

偕人共苦。

睃穿枯井,

一瓢何由取?

叹池头、

柳颓沙淤。



笛家弄


清夏云怡,

昊天风约,

晴光柔淡,

暖凉无定杨花后。

小荷方出,

乳燕新飞,

池陂似染,

村原如绣。

乍得闲情, 

竟成游意,

好试丹青手。

远行人、

伫山野,

对景吟怀,

薄衫抖擞。


莫逗。

县城今日,

重开盛宴,

艺会为名,

命运前程,

内中或有。

暗忖、

数载餐霜宿露,

此合摘星攀斗。

亦知红尘,

果称难料,

凡事堪当受。

稍疑惑,

起精神,

歇饮消停,

更迎风走。



宴清都


暑夏农闲日。

贫郊县、

又开肥腻筵席。

笼蒸锅炒,

盆煨鼎炖,

煞多花色。

人皆识味知香,

与会者、

还须在册。

彼尽录、

县镇区乡,

清名卓著佳客。


君其勿负兹餐!

醺余餍足,

当有收获。

诗歌曲艺,

文章画作,

尔须成笔。

焉能任由君意,

此久立、

人间铁律。

试问他、

铁律为何?

称“三突出”。



感皇恩


荒岁极悽惶,

有恩新到。

言说先生上书了。

御批犹在,

吾辈口粮该保。

乃欢呼雀跃,

思当报。


尔等勿须,

衔环结草。

但识春辉永相照。

众心方暖,

彼却改将音调:

汝还需在此,

生根好。



薄幸


凄凉三载,

岂料得、

今朝中彩。

遂将那、

忧丝千缕,

掼入爪洼之海。

却未曾、

防得些儿,

人心险恶如妖怪。

待闷棒当头,

晕余方晓,

运若冰消瓦解。


足下路、

成溜滑,

肠腑内、

似迷益骇。

只前思后想,

终归了悟,

此身有罪由来带。

问吾何奈?

独行仍依旧,

痴情敢以牢骚改!

溪塘侧畔,

冷眼闲观螃蟹。



疏影


蕉阴若玉,

掩木窗小小,

山野贫屋。

溽暑方消,

清露将滋,

凭廊静听风竹。

孤身已惯乡居久,

但每虑、

浮生归宿。

亦甚怜、

岭外渝州,

老母半生茕独。


还理跟前琐事,

赴荒井汲水,

随口哼曲。

对火塘坑,

则改吟诗,

并把毛柴相续。

长闻月下群蛙怨,

此倦矣、

彼粥方熟。

叵耐焉、

乘热嘘吹,

急切慰之空腹。



金蕉叶


暑日渐逼幽凉地。

萍荷绿、

稻秧新莳。

穑苦难禁,

只今闲暇如希冀。

更得果蔬以慰。


清风未吝杨花时,

但丹青、

已自沉醉。

内中暂寄余情,

岂必知根底。

任这小窗阴翠。



夏云峰


夕辉奇。

浑如血、

轻洒万叠绵帷。

天际好风渐起,

及此陂畦。

稻香幽淡,

飘溢处、

已觉甘饴。

月隐出、

收工令下,

人散星微。


独回老屋燃灯,  

暗光内、

久存心事询谁。

将值一年荐拔,

岂得无为?

此情凌厉,

堪可比、

战阵低回。

意未发、

闲常逸兴,

皆作崟崎。



变格调啸令


云乱,

僻乡晚。

童子倚门空望远。

同持诗卷叼菸卷,

桐叶飘飞拂面。

心头久觉忧伤满,

心下犹然长盼。



献衷心


彼既余程式,

敷衍何如。

犹手握,

小红书。

那话天天讲,

衣食全无。

春将去,

人尽曰,

腹空呼。


闻有道,

制当除。

一年劳获半归予。

度之而心喜,

期以唐虞。

天曷眷?

才画饼,

又成虚。



缑山月


茹苦在山阿,

存心似雪珂。

丝毫慵念自嫌多。

把柔情弃了,

长砥砺,

清雄志,

敢磋砣?


形如松竹神虚静,

云外有风波。

曾经侵袭未消磨。

却将身立定,

因啸傲,

霜天下,

月光和。



哨偏


揖友别亲,

离井弃乡,

五载身心累。

须只今,

思彼少年时,

诩丹青称天真事。

渐亦知,

寻常俚言伧语,

其间竟或藏深意。

方暗抑吾心,

明标汝目,

祈天轻发飞矢。

孰料吾生命路多岐,

但得及成功败于垂。

才沐华光,

忽堕幽潭,

致遭鬼魅。


嘻,

吾欲何之?

叹前程渺茫如此!

登草山四顾,

周遭皆类芜靡。

幸己魄仍坚,

己身久健,

堪当这望穿秋水。

犹再拾诗书,

重铺翰墨,

乘兹衰势磨砺。

自信天道必有复归,

岂独此生长不葳蕤。

乃怡然、

畅游斯艺。

辛勤经历寒暑,

况饱尝饥馁。

暂将空腹充填笃定,

敢敌三千甲子。

倏闻云外起风雷,

整青衿、

唾手还试。



夜半乐


野乡缺月昏暗,

疏星隐没,

灵蝠翩翩舞。

独卧寂坡头,

乱山深处。

厉风乍息,

凉云渐起,

绕吾芸院篱墙,

艾蒿莴苣。

小木屋、

端然乃幽墅。


意中一派锦绣,

万点金辉,

百层霞羽。

旒旆下、

群仙相邀归去。

玉皇开宴,

瑶姬布酒,

日边嫋嫋柔柔,

几多嘉女。

令行客,

衔恩以倾慕。


至此因觉,

僻野穷乡,

极端无趣。

忆往昔、

诸般尽辛苦!

抑愁肠、

依旧再作光明预。

抬望眼、

似见神京路。

浩茫天下萦轻雾。



玉女摇仙佩


流光丽彩,

水骨冰肌,

似在瑶池行次。

简淡梳妆,

轻盈莲步,

别具一番风味。

岂美眉而已。

既无猜两小,

因藏真契。

旅途上,

云湮日蔽,

经了般般浊暗幽晦。

唯灵府柔情,

永固长存,

无人可比。


何者运程不顺,

浩荡天恩,

独把庸身相弃?

顾后瞻前,

方今之世,

委实难容吾意。

始信终如此。

可怜见,

心事犹须重理。

舍旧愿、

临风对影,

叩穿胸膈,

以成新誓。

酒还酹:

斯情只在深心内。



凤栖梧


云外风清秋已渐。

田野孤桐,

掩却云光淡。

篱角绽开花一串,

含情脉脉无人管。


今夜幽凉闻笛怨。

月净遥天,

不觉云飞散。

但识影疏声涣漫,

凤兮尔竟栖何畔?



半死桐


吾自留地旁有二株油桐树,年年花开籽结,尝与吾生


多少欢欣及些须收益。原以为必长伴吾于彼地,孰料


乙卯大旱,竟至枯殁。依当地规矩,虽其所产归吾,


而其本身则归生产队。既判识其万无生理,队里旋将


其伐除解锯以充公用。噫吁!大千世界,物生物灭,


俱有定数。此序未竟之事,悉见于词及附诗。



园角篱边伫几时,

芳华曾著果盈枝。

今遭苦旱形憔悴,

残叶飘零片片稀。


终渐死,本方摧。

适逢童子病当颐。

齐根勉力刨将出,

檐下风干拟炖鸡。



续·绝句


檐下新柴湿土沾,

病身初起口何馋!

火燎心急谋前事,

争奈烟熏泪染衫。



西园竹 


暝空过雁,

薄暮掩柴扉。

索居旧室,

还向小窗,

持卷书儿。

风渐寒,

当破壁,

孤灯影里。

腹中心事谁知?


意迷离。

年年困守山乡,

回城似已无期。

岂愿青春废弃。

聊把愁怀,

换作诗思。

方在纸。

写未竟,

长吟夜已微。



应天长·秋


蛩声乍起,

林影渐疏,

山原已觉萧瑟。

却值四田禾净,

愁怀亦缄默。

檐间鼠,

多束翮。

愈示此、

老秋岑寂。

晚风过,

院角衰杨,

一片狼藉。


遥忆仲春时,

碧豆青葵,

园内竞相出。

己事也当繁盛,

私心盼收获。

安能料,

成痛失。

唯庆幸、

意犹坚挚。

彼何者,

感慨忧思,

须自今毕。



凄凉犯  


远山一带寒云起,

衣衫渐觉单薄。

水萦绿意,

鸿归浩杳,

叶皆黄落。

心情甚恶,

恐真在兹乡老却。

叹年时、

春辉普照,

咋那等欢乐!


思此凄惶事,

质底追根,

己何差错?

或天命也。

只当初、

委堪斟酌。

且罢休休,

想吾辈争甘寂寞。

趁冬闲、

把卷书儿又读着。



月下笛 


寂岭秋清,

萤虫戏逐,

适才风雨。

良朋夜语。

渐疏星,

越墙去。

闲谈非涉桑麻事,

更何及、

情丝寸缕。

但蹙眉以叹:

来兹三载,

怎觅归路。


羁旅。

君知否?

每殛念劳身,

敢轻言怒。

邯郸梦里,

觉华年已虚度。

唯将灵府藏衷曲,

极难得、

为之一吐。

却闻那、

短笛声,

林下暗逸如诉。



惜秋华


渐劲金风,

掠山原、

暗壑层云翻卷。

垄上野田,

禾黄水波清浅。

邻村匠作归来,

幸吾辈仍存饭碗。

轻叹。

苦劳身、

近年无端命贱。


四载寄居院。  

笑人生活剧,

也暗中都演。

经波折、

骚雅志,

益如冰鉴。

哀愁哪得闲情?

及灌园、

昊天将晚。

休怨。

待初更、

快临书案。



凤归云


觉秋凉,

岭岚黯碧昊天高。

大壑曲回,

野径绕松梢。

山外残霞,

颜色渐灭,

屋后隐闻鴞。

偶见二三磷火,

荧然窗下,

孤灯微与谐调。


数年形役,

几度心魔,

尽随尘土,

共付烟云,

毕竟归于笑、

已相抛。

闲振清襟,

厉参幽理,

夙志复雄豪。

但待九州风起,

却凭兹意,

或当飞奋凌霄。



声声慢

      

凉风习习,

怪鸟啾啾,

暝昏渐已瑟瑟。

岭外残霞方褪,

野星初白。

翩翩几个翼鼠,

绕夜空、

转成岑寂。

湿雾起,

滞松声、

哪处隐闻清笛?


老屋孤灯幽谧,

摇暗影、

阴森柏梁微黑。

独坐灯前,

怎不顿生悱恻。

邻墙却传笑语,

至深更、

幻作鼻息。

似这等,

既惯熟终亦自得。



选冠子


月影清圆,

竹声萧条,

入卯梦回天岸。

朦胧返顾,

畅晓还思,

惜彼锦纶争断?

寒室澹色依稀,

风越残墙,

宛如低叹。

念经年一度,

无边希冀,

去之幽远。


人毕竟、

未泯情怀,

难消心志,

转把而今盘算。

沉沦必死,

奋进犹生,

说甚命途虚幻。

自信吾侪,

有朝苦尽甘来, 

鸿图须展。

恰闻鸡乃起,

何必手中挥剑。



思远人


风竹萧疏秋日暮,

灯下望天黑。

油然一念,

滋而三叹:

伊事久归寂。


意犹未尽歌今夕。

且更付于笔。

但写到那时,

至情方了,

青灯为之泣。



忆闷令


僻地冬来山色淡,

独酌天将晚。

愁思竟掩闲情,

今日身何懒?


四野灯微星月现,

此心萌清愿。

怎长使、

蔽月浮云,

皆被风吹散。



摘得新


叹水灵,

菘园晓露清。

满畦株叶茂,

尽关情。

如将清露比吾汗,

未为惊。



淡黄柳·晓梦


荒园冻露,

空滴废阡陌。

败柳当风展秋色。

叵耐畦间怪绿,

原是霜前发新麦。


意方怵,

如见旧相识。

为薅灌,

尽吾职。

畏来春困馁无人恤。

哪处清歌,

引身归去,

兹境幡然以卒。



瑞鹧鸪·寂林独咏


轻露凝霜促小寒,

百重麓岭欲冬眠。

歇耕薄地空余粟,

停转浇车犹傍泉。


餍雀酣然依伏柳,

贫儿闲处踏巡山。

隐怀腊后佳时节:

万物方甦清宇间。



凤孤飞


暮色密围冬岭,

细雨藏微霰。

短笛声幽婉,

老黑屋、

灯光暗。


可叹前程今已断!

何曾是、

路儿汝选?

终信春风当未远,

则私心犹盼。



忆帝京


半饥半饱滋味,

雪压冻云天气。

拨冷灶残灰,

叹了声还睡。

彼薯只余渣,

那耗儿何罪?


慎勿怠,

起而抻纸。

拟来日,

任丹青事。

往载殷勤,

今朝坚守,

但为有处眷恋地。

作罢亦微祈:

莫负吾心志。



还京乐  


又当年底。

这归家游者,

肩头挑负,

皆为稀缺腊味。

欣然得度佳期,

晤良朋、

拾些文事。

只谁人、

犹引线牵针,

微咽泪水,

为我缝连后,

先期已备行李。




电邮: jndrtsl_660@sina.com

           jndr@163.com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体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