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乡间杂诗(1)

2013-10-26 10:33:15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童山雷乡村题材诗词系列作品

乡间杂诗(1)

江南达者童山雷



千年间田园杂诗汗牛充栋,自不待言。唯居高临下或作旁观者多,而亲身体验稼穑甘苦者至少。吾生不幸亦幸,曾于僻乡底层与田夫野老共沐炎光挣扎生活四五载,备受彼时各种蹉磨,因之可谓颇有其感。今弹指间卅年去矣!昔日岁月,非但未消泯于吾心,反暗暗发酵膨胀,竟至不抒无以为快。日前新将一己数十年来各类文图作品编刻光盘完毕,趁此小闲,遂听凭悠悠怀旧思绪,率意吟咏成“野道之诗”百余首(日后或陆续有加)。倘不哂其少文欠雅,吾之同辈读之,当应多少勾起胸中珍贵旧忆;即使后生晚辈,虽不识其究里,或亦可藉此添加一二见闻。果若如此,吾心慰之。

为区别之故,今咏名曰“远年怀想”,而此前同类题材者,则顺理名之曰“当日纪实”与“回眸反观”。是以为序。


(旧作不合律然不宜更改者,保持原样或附于新作后。)


纪元2005年秋,江南蜕心堂。


——08年初冬重新编纂


——12年初冬手术后横担俯卧于病床再度修改编纂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当日纪实


1972——73年



离乡自励   1972年


千里辞家麦始黄,

四顾云海心茫茫。

南望故园不知向,

愁思往事欲断肠。

回头一览新居处,

水秀山明好地方。

暗笑自身豪气少,

何不四海为家乡?



月夜闻蛙 


月田蛙声传四野,

和音齐奏上九霄,

化作春风拂大地,

跨越村原卷荒郊。



月下食乌梢蛇


初下乡,水土不服,

满身红癍,食蛇“清热”。


归家黄昏后,

拾禾对月炊。

蛙声与萤火,

伴餐乌梢蛇。



所见


桃李满山翻白浪,

陂池溢水漾青烟。

新豌艳绿铺丝毯,

稚鸟柔黄鸣碧天。


附旧作:


桃李满山泛白浪,

春水一池起轻烟。

豆豌漫目织绿毯,

百鸟高鸣向青天。



乡居小记


荷锄面迎朝阳去,

负钯背对明月归。

闲捕鱼虾作汤菜,

漫寻松柏为柴炊。



赠邻家娇儿


娇儿来世向三春,

父慈母爱值千晨。

倔强好斗服安慰,

无忧无虑随天真。



秋收夜睏谷草堆吟成


日落黄昏闭金幕,

月照山原生玉辉。

秋忙时节收工晚,

合村踊跃夜不归。



仓屋旁观雁字有感


怠卧晒场将欲睏,

遥天断雁警慵身。

雁行南去经重庆,

口信捎传拜母亲。



附旧作:南雁


闲卧仓屋怠欲睏,

遥天掠过南雁声。

疑是此雁去南蜀,

聊寄书信拜母亲。



秋日感思


川岳断分辟露田,

山云微涌纳炊烟。

忽闻灵鹊秋新至,

不觉来兹近半年。



附旧作:


川岳中断铺平田,

彩云起舞迎炊烟。

喜鹊已啼中秋晚,

我于此间来半年。



薅副业地所作


银锄起落药花丛,

雪片飘飘手未松。

休言我辈功夫好,

数丈前边是老农。



中秋夜


八月山乡雨如雪,

哪堪今岁蟾光绝?

贫儿洒尽思乡泪,

怔对孤灯送佳节。



附旧作:


八月山乡雨如雪,

中秋今夜蟾光绝。

游子洒尽思乡泪,

孤灯一盏送佳节。



越木龙山


红叶盈山道,

秋花指路遥。

平生十九载,

唯觉此山高。



绝句


昨夜微微雨,

今朝犹霏霏;

甘霖醉天地,

洗尽世尘灰。



松林闻雀


随意入松径,

青空听云雀。

又值新春至,

岁月肯抛却?



山乡雨后


润雨青山爱骄阳,

疏林啼鸟晾春装。

风卷菜花飞萤火,

烟笼桃杏蓄暗香。

蹁跹粉蝶逐芳草,

窈窕轻蜂采蜜糖。

更有新鹅三两对,

踏波嬉戏在池塘。



绝句二首


乡中正二三月,余腹中每每只填烂红苕、

苦青菜,然亦每每于勤前工后倚老杏、踏

落花,低吟高咏唐诗宋词,此意又岂是常

人可会之耶?一日风雨后于杏花树下成此

二首。


(其一)


摇落杏花路,

春耕人行处。

猛闻飞翅响,

斑鸠上竹树。


(其二)


新春风雨后,

山廓分外晴。

谁解杜鹃鸟,

爱上花树鸣。



守山独吟


暮霭依稀春鸟啼,

连天麦浪展绸旗。

杖黎闲步柴山顶,

默诵唐诗与宋词。

檐下观春雨


寒云驱飘渺,

松柏罩轻纱。

鹅因甘露喜,

草至清明嘉。

婆娑杏起舞,

争艳豆扬花。

莺理湿毛羽,

燕觅旧时家。

悠悠春山意,

生趣遍天涯。



恶风


昨日一夜风,

吹得天朦胧。

松柏皆南向,

豆麦倒千丛。

草飞遍池水,

花落满路红。

天公何太怒,

又降灾一重。



思乡诗


纵目千里云山外,

梦魂深处是家乡。

郁郁青松排后岭,

滔滔嘉陵展前窗。

松间仙鹤高盘旋,

江心云帆蔽霞光。

芙蓉夹道槐成行,

春来犹有桃李香。

花林燕雀长飞舞,

遂令顽童学业荒。

十年往事随流水,

儿时欢趣逝大江。

黄毛旧友今何在?

同胞手足向朔方。

我亦辞家赴宣汉,

插队落户在山庄。

暮去朝来年纪长,

一事无成暗自伤。

早出晚归谋生道,

披星戴月觅安康。

自身辛劳不足叹,

但怜慈母鬓若霜。



母子初逢又相别


其一


孤身寄他乡,

寂寞苦彷徨。

朝朝何所念,

思家欲断肠。

渝州一封信,

暖似三春阳。

闻道母将至,

欣欣喜及狂。

专赴泥龙庙,

特赶庆云场。

隘口得相会,

热血迫胸膛。

携手怜憔悴,

问我何枯黄?

情如泰山重,

恩比天河长。

儿有满腹语,

踟蹰默望娘。

须臾复欢笑,

倾心话夕阳。

不觉星河闪,

蛙声遍草塘。



其二


初会又言别,

骨肉岂忍得?

相送小河边,

流水鸣溅溅。

万嘱与千叮,

字字在儿心。

劝母宽怀去,

莫愁伤元气;

衣食儿自料,

不惹他人笑。

感我此言语,

稍稍慰心底。

难舍又难分,

母子双断魂。

举足缓缓走,

五步一回首。

泪泉止不住,

洒湿春山路。

云梯层层高,

慈影渐渐消。

仰天一长叹,

再望来年见。



廿岁抒怀  1973年


博采诸家集大成,

百花欲放梅报春。

丹毫纵横贯天地,

水墨浮动满乾坤。

敢为中华创新派,

岂媚西洋丧国魂!

正值青春少年际,

应作雄鹰展鹏程。



寻柴歌


寂历疏林摇枯蒿,

翠柏黄昏路迢迢。

昔时嘉陵丹青子,

而今为农作山樵。



73年烟雨中秋


门外潇潇雨未停,

竹树松萝织翠屏。

一望清秋兴高起,

转思故土意难宁。

今岁中秋又烟雨,

千峰横断万里云。

遥眺南天家何在?

空怀思乡一片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回眸反观


约1993——94年



沉溺画中思故地故人


龙山风雨醉今夕,

鸡黍昨与故人期。

纸干犹存龙山雨,

投笔方知是梦迹。



忆昔年乡中事二首


一、


知哥生涯甚可哀,

岁岁朝朝复去来。

闻说“傍崖”有电影,

隔县也要走一回。


二、


巴蜀奇观知多少,

东乡有此“手板岩”。

身是知哥胆何惧,

居然岩上自往还。



注:“手板岩”者,数丈直立绝壁上凿窝为径也。









—————————————————————————



下·远年怀想


2005年起


乡中四时



春风拂四野,

万物发清歌。

唯我含菜色,

踏花尚吟哦。



夏雨偶溟迷,

农时不可欺。

抢栽旱田里,

血指捋湿衣。



秋阳极珍贵,

收种皆趁时。

尤恐违白露,

备柴以孜孜。



冬夜百虫静,

冷光四壁青。

知哥蜷草褥,

空腹亦思春。



年后回乡


年后回乡最凄苦,

眼前诸事无出豁。

休言是否能“返城”,

且待如何谋“吃喝”。



盘算生活……


窖内干苕烂四成,

仓中润谷余五升。

油盐供应新截止,

柴米贮藏旧归零。

屈指夏收日难待,

埋头春种时可行。

盘烦闷腹犹忐忑,

算倦忧心再叮咛。



琐记


机房打米须乘早,

野岭割柴方得时。

刺棘丛林苦挣扎,

芭茅捆子咸把持。

皮伤渗血眼含笑,

发湿粘肤喉作嘶。

薄暮负归吁叹罢,

转思明日起毋迟。



自留地


春麦半枯荒似草,

随风摇曵泛微黄。

地头老菜形同毽,

坎角新豌势若猖。

皆为无人管吾土,

兼因有粪属邻墙。

嗟余奋起勉薅灌,

祈此苦情勿“泡汤”。



腊油饭


碎菜烂苕浑一锅,

苦麻酸涩味何恶!

幸凭老母有谋虑,

惜得腊油未抛豁。

净沥严包方携至,

匀糅狠焖再熬却。

舌尝腴美意膺服,

鼻嗅荤香心拜膜。



寒夜独乐


其一


星月寂沉清冷夜,

时闻拐枣拂檐枝。

任它穿壁北风紧,

以镜掩灯观古诗。


其二


白日艰辛劳我形,

晚来却喜意神宁。

浮生苦难皆抛弃,

唯觉篇什漾温馨。



自得


柜中米足捱荒月,

檐后柴能待秸收。

有此两般垫心底,

已将一喜抵千愁。



佐料……


地角留三尺,

聊栽蒜藠葱。

青青色如玉,

辣尿每浇冲。



种瓜


知青小弟刨坑土,

东屋大娘摁瓞秧。

笑曰老身手“灵性”,

瓜儿肯结食期长。



家务尽毕


柴米油盐皆到位,

麦苗遍灌芋新培。

燃菸落坐意舒坦,

明早出工尔莫催。



记趣


淘堰培堤每趁闲,

负筐挥铲战塘湾。

心嗔队长常吆喝,

背上将泥筑一山!



初春


淑气新萌动,

晴光旧已违。

青空舒羽翅,

褐土绽芳菲。

远岭梆声促,

近村耕号催。

年年劳作事,

至此又轮回。



三月


麦浪新生耕水足,

寒田冻土一时甦。

云晴野岭喧村社,

日暖家山醉鹧鸪。



地头


杏桃吐蕊春来早,

正是闲忙更始时。

小趁工休歇片刻,

眼寻柴草心觅诗。



居高望远


山形腾跃兽争食,

云影飘移水逐舟。

总是推门长见此,

我心扬激复悠悠。



“祭物”歇工赶场作


春初隔日插三五,

每惹乡间“祭物”情。

茧耳难详村俗事,

平心易足随众行。



险山负柴


水动山摇处,

头晕目眩时。

息肩欹绝壁,

渴汗叹由之。



溪山春寂


溪云叆叇春山静,

岭柏幽森湿雾萦。

散淡船夫发吆啸,

绵长余韵惹獒声。



周家桃儿


疏松岭脚背湾处,

红白邓林遍发花。

却当良田三四亩,

新桃易麦属他家。



春水


鸿濛烟雨初收霁,

百岭千陂发水声。

弥漫平田奔下壑,

巴山深处待春耕。



朦胧三月忆 


阳雀声中耕事毕,

阴田渐暖早秧稀。

一朝岭绿春深后,

憾对残红作地衣。



中夜奇想


万亩平田汪若洋,

夜来风起漾波光。

吾庐小小似舟艇,

却在轻烟月下航。



金华山寨


桑柘阵中奇兀身,

嵯峨沈壮势凌云。

旧时因作豪强寨,

雄视一方若虎贲。



清叹


田园诗趣本多少!

物力维艰致运悭。

童子性情原豁达,

愁眉亦锁对春山。




比翼来天外,

营巢有定居。

年年花发后,

每每相依余。

径认旧泥痕,

殷勤布新隅。

历时方垒就,

栖宿得欢娱。

不觉雏儿出,

爷娘已清癯。

晨兴始育作,

薄暮终劳劬。

待得二形脱,

数子齐丰腴。

复又教飞扑,

躬身传所需。

往来当旬日,

高翔及青虚。

余心质本善,

睹此长嗟吁。

怀想近千百,

微茫皆无据。

转念思家事,

胸中闷结纡。

倍感娘亲苦,

矢志情难渝。

愣神望彼燕,

心语暗托渠。



黄沙


长忆巴山二月天,

黄沙渺荡驭风烟。

晴云倏忽变颜色,

浊雾移时蔽岗田。

覆罩村原遮万物,

迷填岭壑漫千川。

或言此事由秦陇,

尔莫干之自古然。



正二三月……


堪叹年年正二三,

众人饥腹尽无填。

抹缸扫柜翻陈窖,

撅地刨山叩老天。

社赈村援事须辍,

车薪杯水理当然。

还凭一己强挣扎,

咽唾慰喉谁复怜?



地中愿


半全劳力都聚齐,

众口一辞不离饥。

指地说天道宏愿,

天即为食义无疑。

男客大多皆羡女:

生儿得吃好东西。

妇人不忿却称屈:

极饿难捱哺乳期!

倒想来生做姑子,

自家得饱足安怡。

议来言去难结论,

七嘴八舌唯鸣噫。

转思我辈怕还好?

便曰知青命相宜。

听罢老童苦含笑,

析详分细致孤凄。

陈词动容情恳切,

双方神色尽低迷。

孰料幺牛忽激愤,

龇牙大叫娘希皮。

道是坐牢还不错,

一日三餐总有稀。

“老子不如恁么样,

干脆犯法遭刑羁!”

此语引逗众人哂,

点明彼处岂容伊。

乃知众皆逃无计,

人人发怔俱萎靡。

终归返念回现实,

准认兹症唯粮医。

微觑那厢自留地,

碧青苗叶方盈畦。

转看眼前人浮事,

你捱我待太滑稽。

由此众心再怀愿:

包产到户重举旗。

却惜此愿近玄乎,

咽藏腹内且休提。



无题


催催干干几多遍,

歇歇停停千百姿。

抹汗朝天三觑日,

那厢却似有钉锥。



无题二首


其一


淡荡春烟弥岗岭,

清芬野楝漾心房。

置身斯境情无奈:

十道长田独铲光。


其二


田坎悠悠沐艳阳,

频挥热汗累难当。

蚂蟥堪恨复钻咬,

拍捉除之慰己伤。



砂咀硬田


荒滩淘就几成亩,

隔季经年一偶逢。

长恨此田泥脚浅,

插秧必令指头疼。



守林偶记


百千雏鸟乐新松,

一派春山静寂中。

荒野忽闻潜敌特,

茫然空穴又来风。 



春晨


夜来疏雨断檐牙,

小浥轻尘润李花。

唯我叹收吟咏意,

乘将湿土种南瓜。



丙辰新春巡山有感


烟云渺浩迷心海,

颔首默观松蕴芽。

念及年年“推荐”事,

一腔愁绪乱如麻。



荒月记趣


天地复欣春满枝,

人间饥馑每当时。

独存清志岂为意?

常踏落花吟古诗。



春荒将尽……


五月姗姗至,

天青麦子黄。

千肠饥碌转,

汤饼似飘香。



自留地麦收


得来秕麦约三升,

扬去尘麸余廿斤。

焉敢望其撑一夏?

春荒暂济意犹欣。



倚门偶叹



白石湾头秧又绿,

黄泥塝上豆初生。

山乡物候长递嬗,

大化如流方以名。



早出晚归两黑行,

家家羹素与相盟。

年年四月人皆瘦,

为欠俗身难了情。



歇锄畅想


昨起瓜苗三二出,

今将板土一齐开。

轻呵茧手长挥汗,

似见金瓜累累来。



除虫


绿瓜藤上捉青虫,

旋把虫儿埋土中。

知汝善将身幻蝶,

遣先作蛹祝东风。



雨望


天外迷茫细雨霏,

山中杳寂淡烟滋。

庄田竹树浑如梦,

呓语依稀闻子规。



静夜


又闻檐后沙沙竹,

却值童儿夜读书。

伙伴鼾声匀转细,

凝神静听似茫无。



自留地景观


三畦薯芋两厢菜,

瓜豆无棚满地栽。

玉米沿沟俱矗立,

葵花倚坎却斜开。



“水麦”


连月春荒人叵耐,

捱来青麦转黄时。

带浆割得三五穗,

润沁饥肠羹似脂。



乡村四月……


菽秸方收荞叶嫩,

插秧割麦紧忙时。

足酥手软胃何健?

钵豆盆粥尽食之。



老井


老井原方正,

时长渐败颓。

朝朝照吾影,

勤勉志毋摧。



山雨乍来


岭头风起黑雷聚,

崖脚云收紫雾微。

才见远山入暝色,

浑身早已湿沾衣。



知青陋室


蒿艾入墙自在生,

蟾光破壁黯然凝。

贫居至简无长物,

冷灶空床对黑灯。



自题


腹内蔬苕足养身,

胸间志气半凌云。

昼耕夜读攻诗画,

黄土阵中长逸群。



伙伴归来


开年琐务行将毕,

伙伴归来每及时。

总为各家情不一,

强同莫若任由之。



棉花试验地……


明知只是玩形式,

堪叹小哥情忒纯。

十灌五薅筋骨累,

千营百管意神昏。

汗衣粘背无关冷,

蔬食塞喉或失吞。

怜彼寸心存小愿:

他年藉此别山村。



山头广播


晓月未残星有光,

喇叭嘈杂漫沟梁。

鸡声四处作惊应,

人语三遭发笑腔。

嗟尔知青充积极,

诩吾农汉恃疏狂。

回心细想亦无奈,

转骂何来屁文章。



政治夜校


大伙皆知此是虚,

小哥偏却扮痴愚。

村言假语混收用,

屈志违心乱谄谀。

亦觉兹情毋太矫?

只因那话乃颇需。

装模作样强持续,

暂昧天良指马驴。



初耕琐记


田力不使牛,

愧称作男儿。

乃负童子气,

披蓑试铧犁。

吟歌向春早,

吆啸入暾熹。

原露沾赤足,

岭云润绿垂。

勉意扶斯柄,

屏息令且随。

耳休听脆鸟,

目曷视清陂。

心愿深与直,

臂将顿而提。

竭诚终难济,

微汗已轻滋。

苍牯素何驯,

今竟类蛮貔。

犟首唯任性,

急走苦莫追。

哞声动观者,

善言漫相嗤。

闻讥岂当怨,

省度实还亏。

疲身渐也乏,

猛喘至于衰。

双手最堪惜,

痉挛怎自持。

新泡叠旧茧,

破渗势方痿。

回看所耕地,

散乱复委糜。

遂识人间事,

百业有庸奇。

庸兮忌言弃,

瞻彼上进时。

野老安下贱?

师从未嫌迟。



野田三章


其一


云填沟壑浑无物,

风掠岭田微有光。

只为俗生谋一饭,

社员个个插秧忙。


其二


山雨骤来呼啸急,

农人每每覆蓑衣。

知哥亦有权宜计:

薄膜斜披尔勿讥。


其三


肥裤窄衫皆浸湿,

青腮红指尽凉麻。

性原豁达兼关意,

悦色和颜笑哈哈。



分组劳动……


“双抢”权行定额工,

以梁划界各西东。

忽闻脊顶鼾声起,

队长偷闲卧正中。



某端公


口曰擅长祛祸灾,

心思从厚敛钱财。

东家娘子诱能走,

南海观音请不来。



染匠


成份一高遭众嫌,

颓志愈短势孤单。

却凭两手绘“行架”,

遂令家乡“活路”宽。


注:“行架”,山乡嫁娶队伍所抬箱

笼柜架,即嫁妆,多由乡土漆匠染画得

花花绿绿。



串乡理发匠


烟锅连杆逾三尺,

拄路防身两便宜。

更有泼风刀一把,

尸须兼剃尔毋奇。


注:当日彼手中利刃,既为死人修面,

又为我辈刮须剃发,委实令人歪腻……



队长


姓字含藏五谷登,

却因讨饭显声名。

闲常每咧乌红嘴,

岂少斥人多喝羹。



队副


俊白可封土帅哥,

更兼自命小萧何。

己身命运孰能料?

已为队贫家不和。



某村官·小会计


猴脸尖腮似喽罗,

偏称识字念书多。

口中假冒迂酸气,

腹有真刀谁奈何?



财务


本是村中好少年,

乡民信赖掌银钱。

入缸自染怎由己?

运动一来仍喊天。



巴山场镇


坐岭骑梁随地形,

依滩傍壑伴涛声。

松椽柏檩覆青瓦,

木板沙砖支素棚。

攒聚烟墟萦老雾,

绵延云路入新晴。

一逢二五当场日,

人气蒸腾物意亨。



山乡邮递员


肩负万民长挂瞻,

日行百里遂回还。

爬山涉水久常惯,

知命乐天含笑颜。



磨面房儿……


板壁搁高危,

木轮响低聒。

坡平水清浅,

面好人豁达。



清忆


初夏煦和当节令,

赶场歇息半山腰。

屡番咽唾思何者?

一掬甘泉就脆桃。



桐口河


往来皆见泊扁舟,

归去欢欣返却愁。

唯愿御风顺流水,

此身亦到海江头。



夜宿所感


山湾恰似大床架,

瓦屋犹如小枕头。

地母编成催睡曲,

风婆夜夜咏无休。



偶记


山家客榻失眠夜,

微透松窗观野星。

一宿尽闻墙壁响,

老猪拭痒略无停。



长呼


负重登山行远路,

每闻农汉发长呼。

信言如此散淤气,

文弱书生也学粗。



初夏尝羹有感


喜见新苗绿满川,

秋收可望亦由天。

一春磨得人饥瘦,

捋麦作羹聊止涎。



篮球……


牛粪浆成打麦场,

立椽悬板挂穿筐。

出工前后竞吆喝,

寂静山乡亦沸扬。


附:首句或——


碾坝权当作赛场,



演出……


土制射灯辉陋台,

欢声雷动笑颜开。

剧中觅得真人影,

齐道快哉加妙哉!



小忆·五绝七绝各二


五绝



险岭融清月,

幽溪泻淡寒。

碌身行憩地,

难友卧聊天。



述言长困苦,

笑叹暂悠闲。

“汇演”诚无谓,

“误工”还可观。



七绝



僻山暗夜嘹丝竹,

乡土明星耀幄帷。

薄技于今堪用欤?

朝天素面赖描眉。



滩声漫盖热呼吸,

桂魄辉笼冰骨肌。

咫尺春潮轻激荡,

朋心所爱戒毋欺。



咏友


出泥无染根基正,

品貌端方智勇全。

折节忧身遭屈辱,

卧薪尝胆洗沉冤。

任它青岁已长逝,

与我旧谊成永延。

比念沧桑称暂别,

铭心既久则当宣。



六月……


臭宝方三岁,

腹隆如妇人。

结肠尽糠菜,

炎赤致家贫。



社员会


烟霭低垂初入夜,

马灯微亮半辉梁。

丁男壮妇全须至,

稚子衰翁缺不妨。

队长窄言多说谷,

支书阔论总抓纲。

终归每会少新意,

捱拢二更便散场。



知青屋


什用家居必借租,

偶然添置亦糙粗。

悬篮盛碗固堪忍,

翻篓为几聊胜无。

桌曰八仙藏老垢,

门称五福蔽新涂。

当中一处尤堪喜:

秫秆编墙日见疏。



先生


先生不教书,

一世却行医。

趿鞋称赤脚,

着袜绝黄泥。

药少灸堪信,

诊难癌曷疑?

分头多倜傥,

长背自家妻。



无题


粮站供销社,

冷场百事无。

开门多应景,

收秤每旁图。

聚饮贪荤酒,

追欢戏寡姑。

说声干革命,

个个捧红书。



假书记


本乡二五当场日,

长见那厢坐个“官”。

我辈齐声喊“书记”,

原来只是民政员。


又,变体——


原本乡中民政员,

那厢端坐象尊官。

听凭我辈叫书记,

书记一来忙摘冠。



某妇


三嫁三寡色久枯,

儿女成行家业无。

新近却招富农子,

续磨如犊青壮夫。



新官儿


兵未血刃鞘犹新,

评法反儒谋出身。

转业适逢重反右,

夺权乡里遂为尊。



某老汉


六旬老汉八叉胡,

四野三乡吆脚猪。

长为畜牲配双对,

自家却是一鳏夫。


注:脚猪,即种公猪。



“气包”挂面匠


騃騃蹭蹭步艰难,

咧嘴呲牙揉面团。

肥裤宽裆揩案板,

隐情纵识汝何干?


注:“气包”,疝气俗称。



“臭宝儿”


垢面蓬头呼鼻涕,

颟顸顽劣似无期。

五黄六月吃精饭,

果是爹娘“臭宝儿”!


注:


“臭宝儿”,乡民对其子爱极之称也。



锄禾


日光倾泻见轻霓,

汗雨飘飞瓜菜畦。

锄舞平添花乱影,

火风烘我薄衫儿。



跳磴


虚望串珠成直线,

实观排柱作平桥。

一经暴雨隐于水,

把汗慎行仍晃摇。



山堰夜泳


澄明碧水映松色,

释闷清喉发野声。

舒仰倦躯忽惊叹:

一天星斗大如灯。



田园清夏


漏光瓦屋浴苍瓴,

入夏莲池掩绿萍。

塘埂镶边黄一线,

葵花媚日映山青。



夜宿熊家湾知青屋


床前豆火犹明灭,

屋后松声渐已低。

涧瀑喧哗连竟夜,

挚朋清叙每忘机。



桃饭


野行将百里,

日午未能餐。

遥见山桃熟,

近言家主安。

破钞三五角,

充腹几多丸?

阿物何为者,

须臾胃涩酸。



夤夜苦笑歌


穷队无裕木,

桐枝勉作床。

贱躯本沉重,

况栖两儿郎。

坦舒未及月,

中宵乃折梁。

横梁仅三担,

缺一势怆惶。

难眠捱至晓,

涩口求帮忙。

助者亦何奈,

教垒石一方。

自此卧桥面,

暗地悬心肠。

不日祸复至,

梦耳闻哐噹。

惺忪揉睡眼,

屈身如坐筐。

相与成讽笑,

却幸人未伤。

稔事终易处,

依前砌夹墙。

尔后无定准,

随时遭此殃。

乡居四五载,

浑闹八九场。

一梁数折断,

屡以此垫镶。

日久得安逸,

初疑神扶将;

及至偶揭席,

惊叹石阵强!



人情……


一世往来三把面,

白红之事尽归它。

权轻衡重留根草,

孰短孰长焉可“麻”?


注:巴蜀土语,谓不清不白之事曰“麻麻

杂杂”。此处之不“麻”,则自当是“情

礼挂面”把子长短分明也。



断头土地


兀立干田荒草间,

犹携老伴在身边。

怎堪夫妇俱无首,

疑是红兵取昔年。



吾庐咏


荒秃高岗下,

孤寂闲院落。

纤纤杂树稀,

松松瘦土薄。

据势成清远,

千峰尽漠漠。

亦见梁接山,

亦见沟连壑。

冬春厉风吹,

夏秋烈日灼。

秋深逢霪雨,

泞泥可没脚。

垒石起屋基,

镶板作檐阁。

小园绕周遭,

青竹拥簇着。

有门却无窗,

闭门天光弱。

近灶半屋灰,

傍缸水微泊。

井台隔长田,

家俬许方桌。

覆篼且为几,

瘸凳相依托。

奇绝秫杆壁,

虚室内外各。

出户眼界空,

大野唯莫约。

东家雏毛雉,

偶混篱间雀。

闻雀以啁啾,

胸襟每开阔。

常生即于此,

苦中犹自乐。



夏日清聚


绿嫩黄肥紫泛灰,

小园瓜豆径相偎。

有朋来访携红鲤,

杂色鲜香嘬一回。



野山残忆


独行苍竹下,

回首见青蛇。

盘高吐赤信,

绕尾弄玄邪。

一世兹真畏,

偏生属相揶。

趣言成揖别:

前恐路犹遐。



记事


一·春


缸内旧陈皆罄尽,

地头新出始初黄。

盘完嫩豆老干菜,

犹缺育秧数日粮。


二·夏


暑热难熬却小闲,

陂塘沐泳啸高天。

此般佳境绝堪忆:

瓜菜水灵柴易燃。


三·秋


绿柴铺毯权当喜,

灰灶灭烟极可忧。

枕臂倚床耽远望,

弥天苦雨蔽中秋。


四·冬


寒夜深长陋室空,

孤灯欲灭闪摇红。

为防久读脚僵冷,

灶内先煨水一盅。



知青会


星星散散到场后,

倒倒偏偏坐一堆。

看报抽烟心念哪?

吹牛撇嘴意言呸。

犹支一耳听文件,

且皱双眉叹运霉。

最苦成天无饭食,

会完各揣饿肠回。



老知妹


似水肌肤日渐枯,

目光呆滞意粗疏。

涮锅洗碗寻常事,

觅食求生刻板模。

心志久灰真老矣!

性情余火或青无?

现前乡坝苕光女,

畴昔山城玉色姑。



米糠


知青不屑农家喜,

每为帮筛较短长。

原说这回归赵翠,

暗中惹恼李芸香。



房东老姆


一世辛劳拼吃喝,

死生老病任磋磨。

夫亡子幼家田敝,

翁殁姑残债务多。

奋起己身长抖擞,

赢来众口广讴歌。

而今对我亦关照,

因以兹诗颂太婆。



趣观


房东老妪行田埂,

部属长随一大群。

鹅犬牛羊步其后,

亲猫在左右牵孙。



某老汉


阔面方腮八字眉,

蜡黄皮肉涩无脂。

披星戴月谋升斗,

护子庇孙争寸丝。

尝叹衰微由合社,

每云兴旺必分犁。

时宜明悖人皆哂,

天理暗符言却卑。



画像


皆曰老童怀绝技,

画人不差半分厘。

四乡村野风传遍,

请者先言帛与鸡。

只我何论及钱物,

但求习艺兼对脾。

尤因须得图表现,

怕误出工畏远泥。

所允多为天阴雨,

纵使相约未定期。

至则竭心且尽意,

唯恐失望复遗讥。

幸喜颇承家主爱,

一门赞赏笑嘻嘻。

左邻右舍齐观睹,

下次还邀已休提。

须臾妇姑奉饮食,

尽其所有足甘饴。

大盆小碗实丰饶,

劝酒敬烟责忸怩。

主客同欢好半日,

有时竟至醉留栖。

深切感怀古人语,

野老田夫吾混兮。

啧啧声中与之别,

回看挥手犹依依。



巴山古道


高崖兀立峭摩天,

深壑陡沉险折川。

云际勒丝成凿路,

巴人缩首走其间。



修路扎记



老山新要修公路,

各队各村摊任务。

自愿参加记满工,

每餐斤米给补助。



白饭荒年极诱人,

况言按月三百分。

家园四顾虽犹豫,

决心一下仍出门。



知哥原本自由身,

填饱肚皮亦便成。

况复全勤争表现,

恁般好事不当行?



破土开山已动工,

活儿委实不轻松!

人头定额拨名下,

石子猛锤铺道中。



日啖三斤老干饭,

齐天福份我无缘。

起初两顿夹吞嗝,

接着装熊叫“少添”。



嘎饭盐菜分头带,

少味无油炝红锅。

吃得孬娃憨有劲,

回回五碗不嫌多。



工地岂能论住宿,

近旁农院暂搭铺。

谁家可供众人歇?

指个旮旯去傍猪。



草铺架在粪坑上,

时至暮春夜暖洋。

臭气熏天且休论,

蚊蝇跳蚤忒猖狂。



我揣诗文备夜读,

奈何队长最烦书。

说声莫要误活路,

一口吹灯打呼噜。



整夜迷糊天渐明,

又锤顽石意微怔。

心思久后倘来此,

足踏轻尘魄必惊。



题友人住所


别家堂屋久栖居,

空落清寒什用疏。

更有一般堪恐惧:

房东寿木黑当庐。



吃席


生丧嫁娶白红事,

四里乡邻来坐筵。

礼节规章颇有论,

油荤菜馔略无添。

知青食饮少拘束,

野老聊吹多漫谈。

堪叹二三持家妇,

一脔犹惜叶包还。



村小


黄泥院坝宽三丈,

四面皆空哪用墙。

一处歪斜炊爨屋,

几间伧陋读书堂。

师尊或作夫妻店,

学子多排兄弟行。

却乃人文滥觞地,

滋毫发墨逸幽香。



雨霁谢家湾

——步王摩诘韵


宿雨新晴炊火迟,

家家办饭饷山菑。

贫薄瘦田翔老鹭,

幽深野岭啭雏鹂。

院中一树发清槿,

檐下三人收素葵。

农汉与吾相诨罢,

阿猫何故竟生疑?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体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