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蜕心堂存诗(4)

2013-10-23 11:38:42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蜕心堂存诗(4)江南达者童山雷归游漫志今昔事丁亥戊寅日,下乡卅五载。同僚与春游,伉俪亦俱在。驱车临华蓥,漾歌川渝界。峦岭拂微风,云日飏轻霭。遍野刺梨花,艳白殊可爱。观之触于心,沉吟旋得解:夙昔识巴山,进山即见乃!思绪萦万千,默然多感慨。恍从忆间回,情犹有不逮。转念看眼前,浮生何其快。感此与妻言,双双成规诫:岁月杂苦甘,唯人善觅恺。难负今日欢,长啸高天矮。环视晴光中,漫目尽苍黛。立峰砥青冥,悬泉挂虹


蜕心堂存诗(4)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归游漫志今昔事


丁亥戊寅日,

下乡卅五载。

同僚与春游,

伉俪亦俱在。

驱车临华蓥,

漾歌川渝界。

峦岭拂微风,

云日飏轻霭。

遍野刺梨花,

艳白殊可爱。

观之触于心,

沉吟旋得解:

夙昔识巴山,

进山即见乃!

思绪萦万千,

默然多感慨。

恍从忆间回,

情犹有不逮。

转念看眼前,

浮生何其快。

感此与妻言,

双双成规诫:

岁月杂苦甘,

唯人善觅恺。

难负今日欢,

长啸高天矮。

环视晴光中,

漫目尽苍黛。

立峰砥青冥,

悬泉挂虹彩。

入谷汇急流,

曲折复澎湃。

观之意不足,

留影安可待?

乐极险生悲,

常情出意外。

吾妻竟坠潭,

猛可酿惊骇。

向知水性无,

须臾事必殆。

生死一瞬间,

为夫岂敢懈?

纵身跃碧波,

遂尔嗟称泰。

毕生沫相濡,

斯举自曷怪。

闻赞对同僚,

逊谢手频摆。

唯惜以笨身,

伧促足踝拐。

至此击键时,

一腿犹高迈。



倚门偶叹



白石湾头秧又绿,

黄泥塝上豆初生。

山乡物候长递嬗,

大化如流方以名。



早出晚归两黑行,

家家羹素与相盟。

年年四月人皆瘦,

为欠俗身难了情。



歇锄畅想


昨起瓜苗三二出,

今将板土一齐开。

轻呵茧手长挥汗,

似见金瓜累累来。



除虫


绿瓜藤上捉青虫,

愣把虫儿埋土中。

知汝善将身幻蝶,

遣先作蛹祝东风。



断头土地


兀立干田荒草间,

犹携老伴在身边。

怎堪夫妇俱无首,

疑是红兵取昔年。



吾庐咏


荒秃高岗下,

孤寂闲院落。

纤纤杂树稀,

松松瘦土薄。

据势成清远,

千峰尽漠漠。

亦见梁接山,

亦见沟连壑。

冬春厉风吹,

夏秋烈日灼。

秋深逢霪雨,

泞泥可没脚。

垒石起屋基,

镶板作檐阁。

小园绕周遭,

青竹拥簇着。

有门却无窗,

闭门天光弱。

近灶半屋灰,

傍缸水微泊。

井台隔长田,

家俬许方桌。

覆篼且为几,

瘸凳相依托。

奇绝秫杆壁,

虚室内外各。

出户眼界空,

大野唯莫约。

东家雏毛雉,

偶混篱间雀。

闻雀以啁啾,

胸襟每开阔。

常生即于此,

苦中犹自乐。



幺花儿


眉如稚柳眼如星,

却怪爹娘何寡情。

“头二三胎先是女,

罚单称此‘再超生’。”



谢家兄弟


实为伯仲名天地,

旧姓承之以谢哉。

礼地敬天何益者?

家门屡世入蒿莱。



某妇


形如短尾葱,

人道有心胸。

夫婿几寻死,

驯良犹自封。



夏日清聚


绿嫩黄肥紫泛灰,

小园瓜豆径相偎。

有朋来访携红鲤,

杂色鲜香嘬一回。



野山残忆


独行苍竹下,

回首见青蛇。

盘高吐赤信,

绕尾弄玄邪。

一世兹真畏,

偏生属相揶。

趣言成揖别:

前恐路程遐。



割事


干田数亩谷皆熟,

湿汗众人镰合围。

分组家兄将喜见,

难藏野雉却惊飞。



凉井


细脉堪称活命源,

长年不绝苦人安。

沐恩尤数夏秋夜,

轻舀一瓢呼爽寒。



种豆


山脊霜风盛,

地头冬麦滋。

彼收终莫测,

兹种更何疑。

坎角锄千凿,

窠中豆一施。

草灰当与覆,

雪水任相追。

只此心稍慰,

疗饥略可期。



初冬游山偶得


隔雾望南山,

山在有无内。

何处藏鸣禽,

呓语声声昧。



庄户


秋山荒寂院,

秸垛掩柴门。

疲碾依残冢,

闲庭向野村。

犬因行客吠,

雀为撒粮喧。

零落忍冬草,

余青荫小园。



山暝


日沉闭天幕,

野岭余空台。

鸟若宾客散,

蛙犹逞乐才。

风信缭墟落,

泥院没蒿莱。

萤光熹竹下,

牧影澹桥回。

东邻掌门叟,

西园沤草灰。

湿烟弥深壑,

寂火向遥陔。

万籁终渐息,

吾卷乃初开。



冬晨即事


冷衾惊梦觉,

拭目对空山。

瘠岭泊寒雾,

微雪涩冻田。

旷野无余物,

虚室则事繁。

披衣以急漱,

含沫方暇穿。

汲担由冰井,

拾禾自茅檐。

窖薯虽易取,

惜乎多有癍。

溃者类吾指,

糙皮略带涎。

瑟索毕淘切,

呵手勉持钳。

润柴火难着,

吹筒功胜天。

长年役于此,

干口裂作圈。

苦炊权得饱,

犹须涮锅盘。

愣神思它务,

琐屑一大摊。

文墨忒奢侈,

暂且搁旁边。

日常勤工紧,

欲私哪寻闲?

幸今逢社祭,

拎瓢乃灌园。



初耕琐记


田力不使牛,

愧称作男儿。

乃负童子气,

披蓑试铧犁。

吟歌向春早,

吆啸入暾熹。

原露沾赤足,

岭云润绿垂。

勉意扶斯柄,

屏息令且随。

耳休听脆鸟,

目曷视清陂。

心愿深与直,

臂将顿而提。

竭诚终难济,

微汗已轻滋。

苍牯素何驯,

今竟类蛮貔。

犟首唯任性,

急走苦莫追。

哞声动观者,

善言漫相嗤。

闻讥岂当怨,

省度实还亏。

疲身渐也乏,

猛喘至于衰。

双手最堪惜,

痉挛怎自持。

新泡叠旧茧,

破渗势方痿。

回看所耕地,

散乱复委糜。

遂识人间事,

百业有庸奇。

庸兮忌言弃,

瞻彼上进时。

野老安下贱?

师从未嫌迟。



吾兄六十生辰有感


昔日若游伴,

今朝异地居。

青春俱几何,

迟暮岂多除。

唯幸身尚健,

英气犹富余。

念之称慰己,

自顾亦思如。

聊作数行字,

拟传鱼雁书。



乙卯腊初


颓院荒篱绽瘦梅,

小寒犹见绿蝇飞。

一冬干旱唯期雨,

润我稀疏豆麦肥。



自述


少怀兼济心,

中膛迫碧血。

窃愿此微生,

忝辉彼浩月。

命魄证功勋,

寰海等凉热。

般般真彩梦,

一一假清发。

稍长以识时,

乃觉灰飞灭。

洁身负原罪,

曷可由选择。

幸亦嗜文艺,

壮思托翰墨。

立志执且诚,

勤勉方踏脉。

仍因运乖戾,

屡番遭挫折。

浮世含沉冤,

不公至于极。

勃然扮愤青,

言行偶偏激。

夙夜常忧叹,

犹能悟于质。

萌愿阔且高,

著述倚铁笔。

一代人文史,

诠释藉亲历。

即此逾廿载,

寒暑独披阅。

岂复得以专,

俗务尽须涉。

遂将弱书生,

百炼近刚烈。

画道长伴随,

艺境渐开掘。

蕴意唯求深,

行力尚嫌滑。

所作多郁闷,

每抑类幽咽。

寸心幸识兹,

图变挚而切。

事关乎认知,

尤决于航辙。

数载苦徘徊,

眼界终至达。

倏忽去桎梏,

风格自通脱。

内涵足松灵,

外延称泛活。

裕力及史论,

画品录英杰。

诸艺随兴谈,

人本亦相契。

持论唯中正,

恳切源心得。

闲暇漫吟诗,

历感信手拾。

平生致搜罗,

潜意聊纂缉。

所云虽杳幻,

于念更何惑。

侠柔任性情,

雄豪毕气节。

此身未竟志,

彼岸俱绾结。

独处或省予,

怡然轻太息。

生趣既确享,

流光未虚掷。

无由建奇功,

庶可绍良绩。

为文悉出真,

万者累二百。

口语多清健,

心思必缜密。

敢期久传世?

奢望新启迪。

彩墨积数千,

梦魂留痕迹。

苔原缭荒烟,

草野遗坚石。

乘醉诩别才,

醒时还归匿。

尘海寄蜉蝣,

童山隐霹雳。

凡事顺天成,

一己循道立。

大宇向黄昏,

六合色浑壹。



冬夕渝水放舟


清江幽浪急,

高峡暮云迷。

微月临荒岸,

烈风当峻堤。

依稀闻野鸟,

仿佛驭驯骊。

回首望家国,

杳然轻向西。



08·5·19默哀感念


天何有知,

竟降巨灾与群黎!

家国骤消失,

河梁顿崩摧;

人岂论贫富,

貌曷辨妍媸。

才转瞬,

多赴黄泉命不归。

噩耗惊寰海,

神州共苦悲。


事犹可为,

纾难高扬救援旗。

道血浓于水,

明公大于私;

既休言利害,

更哪顾安危。

悬脉处,

一息尚存志不移。

华夏好儿女,

厄中始见奇。



戊子杂咏


近岁天无常,

连年降灾光。

人乍闻“非典”,

“禽流”感其长。

旱火接踵至,

青山皆枯黄。

久旱转暴雨,

上国竟泱泱。

水去方小庆,

大雪复茫茫。

道路多阻绝,

行者乃彷徨。

冬难殊未已,

夏祸怎堪当?

川蜀名天府,

地震特超强!

县市毁一旦,

波及百千乡。

河岳惨哀号,

生民苦悲伤。

令我华夏族,

龙鳞纷披扬。

灵物终伟岸,

寿数岂有疆。

吮血疗创痛,

致力挽危亡。

厄中显神性,

金甲尽开张。

祈天悯于彼,

即此永安康。



戏题网名



芳名美艳触人目,

触目警心心免俗。

它山长歌之女仙,

自云独舞的罂粟。



坦言错误披心曲,

平语挚诚开口歌。

歌罢扪心常闭口,

心知错误奈其何?



朝飞两片云,

暮降千丝雨。

雨里哪寻云,

云中却蕴雨。



队长


姓字含藏五谷登,

却因讨饭显声名。

闲常每咧乌红嘴,

岂少斥人多喝羹。



队副


俊白可封土帅哥,

更兼自命小萧何。

己身命运孰能料?

已为队贫家不和。



某村官·小会计


猴脸尖腮似喽罗,

偏称识字念书多。

口中假冒迂酸气,

腹有真刀谁奈何?



财务


本是村中好少年,

乡民信赖掌银钱。

入缸自染怎由己?

运动一来仍喊天。



乙卯残冬


愁身枯坐柴山顶,

崖下隐闻谈笑声。

但见纷纷飞鸟掠,

不知阿二可回城?



寤趣


蔬豆盈畦瓜满架,

几番惊此醒来时。

异哉斯事伤神欤?

刻骨铭心成梦思。



房东大娘实语相告


听言本队接知青,

老姆心头起黑云:

城里哪般没得呦,

咋来乡下占工分!



只是你娘何舍得?

这般滋味我还知。

譬如我屋那孬狗,

两日分离心也悲。



难言微意……


私心感激某先生:

按月争来肉一斤。

孰料经年无宰事,

馋观号票痒牙龈。



雪暮遥眺渝中


礁滩寒水咽,

江野冻云迷。

隔岸有都市,

万灯微若黧。



自留地麦收


得来秕麦约三升,

扬去尘麸近廿斤。

焉敢望其撑一夏?

春荒暂济意犹欣。



雨中愁思


云际幽光映寂田,

泞泥漫目接遥天。

此身长困怎将了,

始信而今耽昼眠。



考学参工落榜独滞野乡作


友人皆若鸟飞散,

遗我孤凄伴苦忧。

长觉天低人窒息,

风雷何日振神州!



清放


休言数载受磋磨,

阻绝前程又若何?

超逸淡然真秉性,

凭高眺远每狂歌。



隐痛……


心知云外数千里,

有我生身老父亲。

廿载长离成陌路,

难通音讯任沉沦。



滇游漫志


清岁次己丑,

驱车入云南。

缘壑得行径,

木棉庶可攀。

佳城逢夜雨,

迷雾赴荒原。

草海随季节,

花甸自馨妍。

岭麓俱寂寂,

烟霞何澹澹。

白日辉佛塔,

绿风舞经幡。

红土沃以魅,

青天净且恬。

俯瞰湍江水,

伫息奔子栏。

石寨居黎首,

雪峰奉皇冠。

暝夕宿野镇,

晴朝拜神山。

襟怀空灵体,

身幻祥云端。

恋恋瞻不足,

依依寐有闲。

寤目忽致直,

啸江陡转弯。

危峡闻虎跳,

险景惊壮观!

勇姿承前踵,

怯态余后谈。

攥拳辞仄谷,

舒心步平川。

风和撩轻紫,

水淡萦柔蓝。

氤氲归山野,

旖旎向人间。

堪将美味品,

宜把殊色看。

乘兴驰旷阔,

着意揽新鲜。

雪月映苍洱,

花风拂旧关。

古之五诏国,

今者一说园。

山水蕴清逸,

翰墨示淑娴。

文化既悠远,

风俗亦穆渊。

居人以经济,

游客为资捐。

盛也焉止此?

浩乎及于滇。

南泽甦卧美,

西山动沉殷。

吾程须绾结,

彼途待拓宽。



己丑仲秋重游成都杜甫草堂


  ——庚申暑月尝游之


凌天翠柏势犹然,

悯世骚人神略安。

卅载甚嚣风雨息,

半生高遁腑肠宽。

不才焉敢望诗圣?

有志仍堪为艺弁。

休怨方今俗浇薄,

万民毕竟远饥寒。



重游武祠偶感·忝借杜格


丞相仙祠何用寻?

锦城翠柏久萧森。

烟光漫目迷秋色,

人海涌堂泛杂音。

万众多因“金卡”计,

一身仍奉血诚心。

先贤重义淡生死,

垂首遥思泪染襟。



王建墓


——昔年是否实臻于此,竟已

    恍惚难忆……一笑。


悠悠远事至模糊,

相识似曾终觉殊。

穸置天穹呈伟构,

魂栖地府遗宏图。

神奇堪惜假称帝,

貌雅却当真作儒。

威武王权归散灭,

座前岂复有人谀。



教育……


昔年随“极左”,

与虎甘作伥。

一说“市场化”,

腐儒变奸商。



寄女儿·2010、4、2、


昔时幼蝶儿,

今向昊天飞。

翘首遥祈愿:

安然乐翠微。



晨雨新霁闲坐阳台观小池锦鲤作


池廊微雨歇,

群鱼浮游出。

方待我哺饲,

相竞长唧唧。

唼喋另有声,

摇摆亦合律。

嗟尔小生灵,

托命此逼窄。

逼窄亦何谓?

于汝同大泽。

欣欣仍自在,

况有主人恤。

凭高顾神形,

爱怜如子侄。

尾尾彰个性,

着眼岂如一。

首称大白花,

次曰鱼二白。

二者皆柔和,

率队尤亲昵。

行三为青花,

美鳞浑若帛。

微光映波蓝,

淡影罩身赤。

再次数黑尾,

窈窕殊可嫉。

恰似玉人姿,

撒裾成飘逸。

唯惜日久长,

裙裾色淡蚀。

大小两麻花,

幼时颇易识。

渐成斑亦褪,

群间或隐匿。

另有黄麻鱣,

行动若风疾。

常于草石间,

弹跳如蟋蟀。

更有堪称者,

大黄逞独特。

细鳍当黑头,

健身甚肥硕。

每饭必争先,

阵中为统帅。

其余无以名,

排行仍清晰。

青黄或金红,

多者至六七。

悉数在廿余,

众皆居正册。

共处清洌池,

同乐逍遥国。

吾心素仁平,

与尔恰相适。

谐存此天地,

怜情寓于责。

玩物岂丧志?

凡事俱见德。



观自家画作


暝云密合色凋零,

岭上松声渐可听。

小阁孤灯辉寂野,

一池微月漾青萍。



庚寅腊八晨兴偶得


梦中一霎江南雨,

初觉隐闻鸡犬声。

未识兹身在何处?

却撩入骨远乡情。



岁暮吟·续旧日句以成


寒已彻骨梅未香,

勿将疏淡作悲凉。

恰当时节终须绽,

一树清芬沐嫩阳。



与复今之传媒界


纳金刊录当然事,

岂有凭空著尔名。

识者多曾相劝说,

愚人每则自聆听。

留痕青史亦微愿,

附迹炎场非特行。

不见南山长屹此,

何须邀宠费言评。



自题·藉旧句成


端方机易失,

守正运难亨。

见悖于当世,

遂求诸永恒。



绝句


一夫专制终须竟,

民约万邦结共和。

不见祥年次辛亥,

国人拊掌向天歌。



辛卯仲春独游融侨镜湖作


是日也,原定俗务意外取消,窃喜而自怜浮生春色无几,遂信意以成逍遥。一路行经之处,但见待“拆迁”之老厂民居,与日渐繁华之“商品房配套社区”,堪称对比鲜明,致令人颇觉惶惑迷离。既历斯境,乃复有兹咏焉。



夜来酥雨润桃枝,

恰值江南二月期。

本以困身叹形役,

偶然移步任心为。

丽湖迎面波光好,

颓屋比肩烟火迟。

停憩玉兰花荫下,

感思人事复询谁?



绝句


檐下新柴湿土沾,

病身初起口何馋!

火燎心急谋前事,

争奈烟熏泪染衫。



浴融汇温泉作


昔日幽山凝翠微,

今朝闹市拂尘灰。

喧嚣污腻焉能忍,

或入兹泉洗一回。



赠女儿


满树桐花似昔年,

重逢寒雨益娇妍。

温情一脉凭何证?

小蝶轻飞来梦边。



口占律绝各一·无题


2011、4、21


落红随桨逐波寒,

客里孤帆向暮滩。

远逝春光曾几度,

近临秋水恰三竿。

浮生渐老岂须悔?

夙志长存终属难。

纵目夕阳芳草岸,

一鸢翔舞赤云端。



青芽发老树,

告我岁华新。

顾影堪欣慰:

犹称黑髮人。



无题


含笑时来去拂风,

疏星恢网两朦胧。

眼帘犹带萍荷絮,

心膈或存泥雪鸿。

情类缫丝归一缕,

愁如凝露结千蓬。

谁知自有梧桐意,

老凤终栖翠碧宫。



月下独行


夜乡几处闻蛙蝈,

唤醒儿时梦幻深。

素魄荒山自幽静,

情怀略慰亦惊心。 




雨余秋夜空,

淡荡复鸿濛。

月逸九霄外,

人沦三界中。



清夏谣


六月天炎暑,

晌工可歇凉。

巳时带汗归,

腹内久凄惶。

卯起耘南亩,

未沾些须粮。

渴即饮田井,

泽色弥腥黄。

岂只劳筋力,

宁不心神伤。

到屋焉得食?

一一待铺张。

首入苞谷垄,

次则顾水缸。

旋及置柴火,

剥粒更磨浆。

又觅桐木叶,

裹粑滋味长。

再切瓜半块,

着盐且为汤。

熬守热灶台,

终至觉熟香。

开锅失礼仪,

斯文尽扫光。

扒取若猿猱,

咽吞类虎狼。

足饱复知性,

前程细思量。

苦思更何益,

莫如把文章。

溺卷识深雅,

忧累两相忘。

忽值日西坠,

耘阵另成行。



辛卯大暑志事


引车探路出幽林,

垭渐低平夏甚深。

湖岸偕行情未已,

岂知天雨遂人心。



华岩游憩偶得


白莲尽落素秋清,

时见群鱼逐水行。

古寺幽钟才入耳,

已然山外暮云平。 



辛卯川西志游绝句八首



钙池清誉被西川,

叠叠层层千百湾。

直似鳞龙腾跃下,

摇摇摆摆向人间。



神沟斜贯莹峰静,

异彩纷呈滟瀑喧。

皆道归来不看水,

乃知九寨出灵源。



日照荒原烟霭微,

车停沃野草芽衰。

花间鼠兔竞奔走,

委是吾侪欢笑时。



茫然寂野一花湖,

众口盛传声望甦。

达士临门轻颔首:

围栏内外本如初。



白塔黄幡映赭霞,

陇南名寺甚堪夸。

万山环抱成风景,

民俗奢遮亦可嗟。



昔日尝闻黑水河,

今知其水黑无多。

却如匹练呈凄野,

遥对青天漾碧波。



平沙浅草积千堆,

至此黄河九曲回。

独步高冈成一啸,

赤云低下厉风来。



旧说大江兹发源,

贯行沧海极乾坤。

只今流域仍艰险,

匝地遍余灾害痕。



戒烟十年偶记


释闷习成青岁时,

廿年何日可无之?

纵知阿物多为害,

应叹此心难与离。

倏尔庸生逢四纪,

发乎新愿趁千禧。

只今决绝亦长久,

人笑铁肠方自奇。




梦里忽儿叼一支,

愀然及悔每存疑。

百思无解身终寤:

我辈之功岂有亏。



重游巴岳山作


袷衣短杖临松麓,

卧石踏云行迹孤。

忽忆兹山有名寺,

昔年偶尔亦曾居。




驻足其“林海山庄”漫笔


农家乐处置秋千,

索寞自摇松竹前。

今我欣然来一试,

梦回总角不知年。



宿长寿湖湖心岛晨兴志事


寂湖一夜闻秋雨,

霁晓角梅凝艳红。

独起凭栏方眺望,

遥天雁字领西风。




湖畔电站大坝行吟


狮子滩头水汇沱,

湖山气象甚巍峨。

回看卧闸今犹鸷,

乃忆苏联曾是哥。



随记


菟丝千缕掩蓬门,

节近清明气未暾。

今者新知春意暖,

百虫吟唱月黄昏。



考室暗吟绝句四首



静观窗外深冬雨,

默忆心中远岁时。

莫怪由来同一困,

命途天锁尔何之?




奈何乡里步轻移,

且幸屐痕亦未微。

聚短成修固称是,

焉能予以比高飞。




卌年从俗因无计,

时至而今庶可期。

但待来春毕形役,

闲心足任艺文驰。




吾怀宿愿竞天长,

艺胆文心久欲张。

却顾藩中所余日,

即行须备慎毋慌。



考场即兴


雨后寒江薄雾迷,

闲观岸草碧萋萋。

云楼高处青衿者,

暗地吟诗守学儿。




如此生涯数十年,

若云若雾逝长川。

江神入海倘回首,

也只拈须曰淡然。



静思


儒巾原系好生涯,

色味改时休滥夸。

岂必与之同混迹,

清操自守本无邪。



杂咏


人生难满百,

百年亦一瞬。

寄萍于天地,

洪荒斯难更。

即此惜浮生,

微心随悟性。

观物以自明,

见机当尔警。

存念效纳溪,

涓滴入称幸。

真知历久得,

卓识兹初省。

藏器唯七尺,

用命只三寸。

通理共相融,

与道终无竟。



无题


祥岁次千禧,

举世称庆亟。

周天未三转,

匝地呈一律。

神龙煜光鲜,

人海蕴暗黑。

圣力不逮处,

生民起纠结。

高山聚金银,

低洼跳蚂蚱。

因循奉守士,

行径日渐窄。

百业若汪洋,

滴水予以识。

譬如身所依,

步履焉似昔。

由来溯晚清,

成长经民国。

本朝前半期,

居安甚自得。

秦悦恃统治,

楚痛历改革。

戏言将断奶,

已然苦惶惑。

匠局争持久,

商界遭罢黜。

一朝拟破产,

全员重组织。

分流与下岗,

岂依尔自择。

地物或变卖,

现管囊轻溢。

各级主事者,

发达皆一夕。

穷庙富方丈,

此谓见端的。

堪叹汝僧众,

褴褛何人恤。

而今类散沙,

昔时号阶级。

禀性本驯良,

垂首尽缄默。

苦中犹自乐,

牌九偕度日,

偶怀逸性情,

走山成亲昵。

去则已去矣,

留则另演绎。

三职合一任,

活儿忒扎实。

薪酬虽略涨,

思量未必值。

章程添复加,

时时硬考核。

动辄斥离守,

警之以岗职。

事何止于斯,

行业再规划。

收编为诱饵,

又得一惊吓:

纳产不容人,

到时空努力!

盛事几延迟,

个中存隐匿。

利益须权衡,

俱赢乃交易。

上贤互竞逐,

下愚自迫塞。

敛身促勤作,

侧耳待消息。

永延无以辞,

毕竟入末籍。

安能望同步,

长远居副册。

即正又曷如?

是道原艰涩。

通观于当代,

处所仍逼仄。

途狭犹何谓?

坦对勿矫饰。




一黉勉入编,

苦待若许年!

中有旁候者,

或然已归仙。

存者必精壮,

即此也难堪。

尽职何须道,

惜岗毋庸言。

圭角都磨褪,

佞色并奴颜。

窃庆新格局:

主管非两边。

统属虽一系,

层级则多官。

全员方逾卌,

大头岂止三?

高处曰班子,

坐席恰满筵。

部室据势设,

上楼即升迁。

能于顶层走,

绝幸得悠闲。

纵未获称谓,

颇赛守前沿。

苦煞青衿者,

不啻挑与担。

力竭不讨好,

时时畏讥谗。

待至收获季,

悚然但祈天。

排名稍靠后,

尔心始识烦!

薪俸随之减,

却道冤不冤?

郁闷何止此,

诸事俱可叹。

逐处有鞭策,

美曰令尔贤。

督学焉足訾?

只怪多欺瞒。

实功修无几,

虚表报难完。

再三复再四,

迎检不得安。

更又有招数,

名黉竟与攀。

自家挂牌照,

含混示纠缠。

于是命尔众:

必偕至比肩!

岂容汝置啄,

赏罚令高悬。

或获上方赞,

面皮两光鲜。

志得失进退,

奖状贴门前。

懵者拇虽竖,

识者哂犹咽。

种种可异事,

尽说已类谰。

忽出新状况,

行业则恁般。

高危伴高调,

阔步带蹒跚。

径将商界法,

植之黉内延:

学儿为客户,

师者须承欢。

手心倍呵护,

长成任刁蛮。

复行新课改,

来势猛如山。

往昔皆鼠辈,

唯吾屹峰巅。

所言非无取,

惜乎理有偏。

况与世相悖,

终究近言玩。

闱试既未废,

质养岂能蕃。

莫若崇平实,

根下以求悛。

善途多徐历,

恶行每疾传。

异地偶出事,

此处已为患。

风声惊鹤唳,

羊在快扎藩。

黉生四五百,

役警七八员。

兹举固牢靠,

过而亦似愆。

若辈因甚得?

待业群中拈。

本系生产者,

弃用慎毋宣。

着装侍黉外,

盛景壮观瞻!

措施更曷绝,

黉员夜轮班。

逾月即一值,

假日册另颁。

寂园焉有故?

不过俱高眠。

榻处须保险,

扣锁应关拦。

倘遇温柔士,

己志先已蔫。

安危赖门卫,

雇请或从权。

人间悲喜剧,

至是委足怜。

我于黉内久,

聊示与君看。



独吟


夔初寒日暮,

卷罢步闲庭。

漫目苍凉意,

隐含欣向荣。



九月暝昏·自写小像


连夜碾场因抢收,

恁般劳苦更何愁?

此身新似阿罗汉,

笑展祥眉向一秋。



乡间四时雨事


壬辰二月,枯守考室又逢冷雨,遥念早岁雨中所历,乃得斯作。


春·樵中境


缫丝细雨入林疏,

隐觉其声觅则无。

柏下童儿依翠伞,

漫将心曲向天吁。



夏·归行意


好雨佳风慰旅途,

林间小坐惜青芜。

回眸密竹稀松外,

忽忆吾乡在远隅。



秋·床头况味


静闻霪雨夜侵园,

破壁依然滞湿痕。

久倚孤灯读还倦,

微观吾影暗犹昏。



冬·屋内景观


谷草经霜未易干,

更逢绵雨势尤艰。

遍铺寒室委因甚?

爨事须宜非好顽。



独步云台至三汇途中


旖旎随荒月,

行经野水洲。

桐花寒霁日,

寂院滞轻愁。



寒春口占


篱边久见木兰芽,

三月初头未著花。

敢是辰龙滞今岁,

至兹犹在玉皇家?



启用金山T盘有感


云中草创蜕心堂,

试把图文传上方。

远意今朝聊备得,

他年取付尽堪当。



赞“快盘”


费事劳神甚可哀,

稍加大意即成灾。

谁知一款称奇妙:

从此诸机自往来!



五忆巴山落花(外一首)


工作室外,乃谋食部门一因其“客源有限”而日渐萧条的内操场,场边排立着几株形态奇崛之高大桐树。斯树存世,岁月既深,然年年花事一度,盛绽之际,仍颇见繁荣。尝思:老桐,老童也。虽今自家也有了些年纪,其“职场生涯”亦逼近尾声,但只吾身在,老干之上,总会抽些新枝,发些艺文花絮。时下,却又值一年落花季节。偶尔凭栏临窗,见彼遍洒残英,这悠悠思绪,倏忽回至远岁乡居之时。计吾曾五度见那巴山乡野落花,而每每见之,心境皆各有不同。是以兹聊吟得七言绝句五首,一总以落花名义起兴,俱忆写当时情形。又另有五言绝句一首,单为这眼前之境题照。


    ——可巧为此小序,却恰值吾辈“上山下乡”整整四十载之日。笑而嗟之。



                      纪元2012年4月14日

                         江南蜕心堂





其一


巴山首见落花时,

气若春风拂碧帷。

卷扫残红归一笑,

犹将此意咏成诗。


其二


巴山二见落花时,

愁苦新尝志未移。

纵以谋生学盘算,

陶然尚不识心机。


其三


巴山三见落花时,

暗感俗身当有为。

遍历艰辛方奋起,

功亏一篑竟成悲。


其四


巴山四见落花时,

众口相讥落魄儿。

自励雄心图再进,

终因势竭愿仍违。


其五


巴山五见落花时,

面对苍天更问谁。

聊念荒原遗野树,

他年枝叶必葳蕤。



附:咏今桐


叹尔生何岁?

著花常有期。

妍虽随造物,

岂负己心痴。



即事


校园鼙鼓急,

教室荧灯熄。

掷卷夕阳中,

倚门微困惑。



作画稿《都江堰》时得


竹篾丝中网石头,

巧分二水镇沙洲。

先贤遗下平川计,

且任岷江万古流。



随口吟六首



盘中胡豆色犹新,

釜内清粥汁已匀。

乡野之餐虽简淡,

荒年视此久如珍。



北岗荒田才蓄水,

南坡熟土早生苗。

一年农事两轮转,

众命相依三百朝。 



昼出夜归毋太忱?

但将一命付光阴。

晌工小歇身方倦,

爨事无柴愁上心。



地头分得湿芭茅,

凭借吹筒亦可烧。

老芋从来难煮熟,

掩埋余烬飨中宵。



莳秧归后一身怠,

顾我丹青恐笔疏。

强起精神还伏案,

忘情灯下谩咨嘘。



淅沥隐闻三二更,

渐归梦境意宁平。

方思此咋无耕事,

东屋雄鸡报晓晴。



信笔成四绝句



赶插秧苗已转青,

迟来山雨亦将晴。

疲身反顾近时事,

神意恍然心则惊。




田间豆麦皆收杆,

屋后瓜茄未发花。

昨受房东新点拨:

汝畦密处可匀些。




农家兴过大端午,

为有清油炸面坨。

时至节前人踊跃,

黄童白叟笑呵呵。




吾于仲夏每离村,

隐觉小园微绊魂。

本县相邀何以拒?

况关爱好愿原存。



暝昏捧碗示庭前苍牯


夏月日长如小年,

合村兹起食三餐。

牛儿识此却休羡:

相较尔身人更难。



寂院听蝉吟人语


尽闻知了耳边啼,

不解因何声甚凄。

恰此东邻嗟亦起:

四田干裂命焉栖!



闻事有叹


邻村久未见阿狗,

只道隔山依丈人。

孰料荒年瘟疫盛,

日前卧病已亡身。



檐下对雨景写生所感


大雨滂沱连竟日,

丹青独弄颇舒怡。

蓑衣未置两相便:

社队省钱吾得时。



初春记事


长天浩渺燕归来,

犹是昨年相与陪。

隔壁阿婆以叮嘱:

知青又勿闭窗台。



俗意


菜籽新分换作油,

本年炊事此排头。

对春之望心焉敢?

紧把细持方及秋。



母亲……


探子因随慰问团,

可怜私愿一时间。

兹乡既得谋儿面,

万水千山亦等闲。



阶沿闲话


长见东家一只鹅,

今年再未向天歌。

询之但博阿婆笑:

盐罐久空其奈何?



寂夜偶记


本社新将颁政策,

四乡暗起杀猪声。

静思由此无眠夜,

窃识为官未察情。



独过正月十五


无肴无酒对佳节,

雪夜冰轮渐自高。

久坐玩诗觉寒甚,

煮锅小芋暖元宵。



仿步陶公《饮酒》诗意韵

    ——桃源梦中作


只此据天道,

欣然成隐归。

凭将飘逸志,

静卧南山陲。

休言吾庐小,

颇堪风雨栖。

闲忙随季节,

耕读两相宜。

兼试丹青手,

赏心益可知。

庭前松子落,

檐后柳烟稀。

远岁桃源梦,

于今幸若斯。

中宵人自语:

夙愿已无违。



又:七律一首


意已悠恬地自偏,

野原白鸟逐炊烟。

日中村落闻鸡犬,

月下波生见露田。

穑罢篱边尝采菊,

吟成竹外每看山。

偶临流水忆尘世,

浮利虚名皆杳然。



秋冬之际偶得绝句四首



漫目骄阳烘白露,

旧言秋必多佳时。

谁知连月苦霪雨,

心怪天公亦我欺。



时晴时雨送秋节,

老橘微黄新渐肥。

皆说今年寒冻早,

才当霜降着棉衣。



绿暗中庭藏嫩苞,

天虽寒甚未萧条。

兼有童声逐欢起,

恍然疑是至春朝。



夜来又雨果成冬,

晓见园中色尽同。

自忖身将逢甲子,

愈应珍惜晚霜红。



巴山四冬



天寒地冻忒惊奇,

云物乡风两叩之。

庐内还称小殷实,

工余膳罢但迷诗。



凛冽乾坤多有感,

人间甘苦亦初尝。

缠身琐屑尽须计,

心底隐犹辉曙光。



雪野独行微怆然,

前程将暮漫无边。

既经磕跌知蹇顺,

驻足临渊觅渡船。



寂夜死寒虫豸绝,

明朝苦旅不由人。

宁神咽泪抚新创,

自信终能赶及春。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