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蜕心堂存诗(2)

2013-10-22 16:41:53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江南达者童山雷数十年间所作古体诗选本,所涉内容广泛。“蜕心堂”为作者斋名。

蜕心堂存诗(2)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某端公


口曰擅长祛祸灾,

心思从厚敛钱财。

东家娘子诱能走,

南海观音请不来。



染匠


成份一高遭众嫌,

颓志愈短势孤单。

却凭两手绘“行架”,

遂令四乡“活路”宽。


注:“行架”,山乡嫁娶队伍所抬箱笼柜架,即嫁妆,多由乡土漆匠染画得花花绿绿。



串乡理发匠


烟锅连杆逾三尺,

拄路防身两便宜。

更有泼风刀一把,

死须兼剃尔毋奇。


注:当日彼手中利刀,既为死人修面,又为我辈刮须剃发根,颇令人腻歪……



巴山场镇


坐岭骑梁据地形,

依滩傍壑枕涛声。

松椽柏檩覆青瓦,

木板沙砖托素棚。

攒聚烟墟辞老雾,

绵延荒坎入新晴。

一逢二五当场日,

人气蒸腾物意亨。



山乡邮递员


肩负万民久挂瞻,

日行百里长往还。

爬山涉水习常惯,

知命乐天含笑颜。



磨面房儿……


板壁搁高危,

木轮响低聒。

坡平水清浅,

面好人豁达。



社员会


烟霭低垂初入夜,

马灯微亮半辉梁。

丁男壮妇全须至,

稚子衰翁缺不妨。

队长窄言多说谷,

支书阔论总抓纲。

终归每会少新意,

捱拢二更便散场。



知青屋


什用寻常必借租,

偶然添置亦糙粗。

悬篮盛碗且堪忍,

翻篓为几聊胜无。

桌曰八仙藏老垢,

门称五福蔽新涂。

当中一处尤堪喜:

秫秆编墙日见疏。



先生


先生不教书,

一世却行医。

趿鞋称赤脚,

着袜绝黄泥。

药少灸堪信,

诊难癌曷疑?

分头多倜傥,

长背自家妻。



无题


粮站供销社,

冷场百事无。

开门多应景,

收秤每旁图。

聚饮贪荤酒,

追欢戏寡姑。

说声干革命,

个个捧红书。



假书记


本乡二五当场日,

长见那厢坐个“官”。

我辈齐声喊“书记”,

原来却是民政员。


又,变体——


原只本乡民政员,

那厢端坐象尊官。

听凭我辈叫书记,

书记一来忙摘冠。



某妇


三嫁三寡色久枯,

儿女成行家业无。

新近却招富农子,

续磨如犊青壮夫。



新官儿


兵未血刃鞘犹新,

评法反儒谋出身。

转业适逢重反右,

夺权乡里遂为尊。



某老汉


六旬老汉八叉胡,

四野三乡吆脚猪。

长为畜牲配双对,

自家却是一鳏夫。


注:脚猪,即种公猪。



“气包”挂面匠


騃騃蹭蹭步艰难,

咧嘴呲牙揉面团。

肥裤宽裆揩案板,

隐情纵识汝何干?


注:“气包”,疝气俗称。



“臭宝儿”


垢面蓬头呼鼻涕,

颟顸顽劣似无期。

五黄六月吃精饭,

果是爹娘“臭宝儿”!


注:


“臭宝儿”,乡民对其子爱极之称也。



麻猫·1975年


——30年了!它的身影,时常

犹浮现于咱的脑海之中……


仪态多姿体有形,

色非黑白未成名。

可怜荒岁家无鼠,

长绕猪槽嗅鼻行。



老翁别牛


晨昏伴牧几多年,

亦犟亦驯殊可怜。

堪叹时艰尔饥瘦,

将遭贱卖换仨钱。



抱鸡婆


皆因歇蛋鼻穿毛,

谁念无功多苦劳?

仍为油盐身上市,

阿婆抱我咯周遭。



记事


一·春


缸内旧陈皆罄尽,

地头新出始初黄。

盘完嫩豆老干菜,

犹缺育秧数日粮。


二·夏


暑热难熬却小闲,

陂塘沐泳啸高天。

此般佳境绝堪忆:

瓜菜水灵柴易然。


三·秋


绿柴铺毯权当喜,

灰灶灭烟极可忧。

枕臂倚床耽远望,

弥天苦雨蔽中秋。


四·冬


寒夜深长陋室空,

孤灯欲灭闪摇红。

为防久读脚僵冷,

灶内先煨水一盅。



知青会


星星散散到场后,

倒倒偏偏坐一堆。

看报抽烟心念哪?

吹牛撇嘴意言呸。

犹支一耳听文件,

且皱双眉叹运霉。

最苦成天无饭食,

会完各揣饿肠回。



老知妹


似水肌肤日渐枯,

目光呆滞意粗疏。

涮锅洗碗寻常事,

觅食求生刻板模。

心志久灰真老矣!

性情余火或青无?

现前乡坝苕光女,

畴昔山城玉色姑。



米糠


知青不屑农家喜,

每为帮筛较短长。

原说这回归赵翠,

暗中惹恼李芸香。



房东老姆


一世辛劳拼吃喝,

死生老病任磋磨。

夫亡子幼家田敝,

翁殁姑残债务多。

奋起己身长抖擞,

赢来众口广讴歌。

而今对我亦关照,

因以兹诗颂太婆。



趣观


房东老妪行田埂,

部属长随一大群。

鹅犬牛羊步其后,

亲猫在左右牵孙。



画像


皆曰老童怀绝技,

画人不差半分厘。

四乡村野风传遍,

请者先言帛与鸡。

只我何论及钱物,

但求习艺兼对脾。

尤因须得图表现,

怕误出工畏远泥。

所允多为天阴雨,

纵使相约未定期。

至则竭心且尽意,

唯恐失望复遗讥。

幸喜颇承家主爱,

一门赞赏笑嘻嘻。

左邻右舍齐观睹,

下次还邀已休提。

须臾妇姑奉饮食,

尽其所有足甘饴。

大盆小碗实丰饶,

劝酒敬烟责忸怩。

主客同欢好半日,

有时竟至醉留栖。

深切感怀古人语,

野老田夫吾混兮。

啧啧声中与之别,

回看挥手犹依依。



巴山古道


高崖兀立峭摩天,

深壑陡沉险折川。

云际勒丝成凿路,

巴人缩首走其间。



修路扎记



老山新要修公路,

各队各村摊任务。

自愿参加记满工,

每餐斤米给补助。



白饭荒年太诱人,

何言按月三百分?

家园四顾虽犹豫,

决心一下仍出门。


三知哥原本自由身,

填饱肚皮亦便成。

况复全勤争表现,

恁般好事不当行?



破土开山已动工,

活儿委实不轻松!

人头定额拨名下,

石子猛锤铺道中。



日啖三斤老干饭,

齐天福份我无缘。

起初两顿夹吞嗝,

接着装熊叫“少添”。



嘎饭盐菜分头带,

少味无油炝红锅。

吃得孬娃憨有劲,

回回五碗不嫌多。



工地岂能论住宿,

近旁农院暂搭铺。

谁家可供众人歇?

指个旮旯去傍猪。



草铺架在粪坑上,

时至暮春夜暖洋。

臭气熏天且休论,

蚊蝇跳蚤忒猖狂。



我揣诗文备夜读,

奈何队长最烦书。

说声莫要误活路,

一口吹灯打呼噜。



整夜迷糊天渐明,

又锤顽石意微怔。

心思久后倘来此,

足踏轻尘魄必惊。



初夏尝羹有感


已见新苗绿满川,

秋收可望亦由天。

一春磨得人饥瘦,

早麦作羹聊止涎。



桐口河


往来皆见泊扁舟,

归去欢欣返却愁。

唯愿凭它长顺水,

此身亦到江海头。



题难友老曾屋


别家堂屋久居住,

空落清寒什用疏。

更有一般堪恐惧:

房东寿木黑当庐。



吃席


生丧嫁娶白红事,

四里乡邻来坐筵。

礼节规章颇有论,

油荤菜馔略无添。

知青食饮少拘束,

野老聊吹多漫谈。

堪叹二三持家妇,

一脔犹惜叶包还。



村小


黄泥院坝宽三丈,

四面皆空哪用墙。

一处歪斜炊爨屋,

几间伧陋读书堂。

师尊或作夫妻店,

学子多排兄弟行。

却乃人文滥觞地,

滋毫发墨逸幽香。



雨霁谢家湾

——步王摩诘韵


宿雨新晴炊火迟,

滤浆办饭饷山菑。

薄薄瘦田翔老鹭,

深深野岭啭雏鹂。

院中一树发清槿,

檐下三人收素葵。

农汉与吾相诨罢,

花猫何故竟生疑?



夏日小闲


清爽和风吹白袷,

碧澄幽堰泛绿波。

山乡仲夏小闲日,

嬉水濯衣大石沱。



幺店打尖


赶场背力行程远,

幺店最堪慰路人。

数把麻花一瓢水,

分传饮食以提神。



它山访友

——步韩昌黎《山石》韵


幽径坎叠苔露微,

它山访友暮云飞。

庭前木桥溪水足,

芋儿叶大瓜豆肥。

吾称友队条件好,

以己观照乃见稀。

友言且快食羹饭,

粗谷杂粮慰我饥。

夜深俱叹归途绝,

平实恳语入心扉。

天明相伴寻道路,

晓月清淡迷烟霏。

千红百紫花烂漫,

则见药园皆土围。

前川大瀑刷涧石,

湿风冽冽侵干衣。

知哥如此亦自乐,

更或挣扎离人鞿。

勉哉吾辈二三子,

安得到老犹不归?



仲夏记事


其一


瓜儿始结豆将盛,

数月积劳何苦辛!

适至此时筹县展,

抑平微憾且离人。


其二


以粮转票例行事,

释重当轻简捷身。

离得本乡意奇快,

踏歌野岭傲轻尘。


其三


绿松岭脚僻湾地,

却有良朋傍瀑居。

访歇几回多得趣,

畅怀豪议杂嗟吁。


其四


心念绵长余话题,

足登峭削入山梯。

荒途竟日无爿店,

未熟山桃且食兮。


其五


迢迢百里达吾区,

天幸那厢却有车。

前望云山路缥渺,

行程未半意毋奢。



夏越木龙山

——县展毕,归赴社队招生推荐。



天光炽烈覆微翠,

地气蒸腾笼大荒。

榛莽趱行挥汗雨,

棘林憩息避炎阳。

有声必是长蛇窜,

无影却为短梦香。

猛可闻雷心恐惧,

抽身疾走背幽凉。



风云不测事无常,

暑热一消人落汤。

初见雨帘垂四野,

复观电闪辉八方。

山洪暴发挟呼啸,

泥阵轰摧撼礴磅。

虑畏凶多忧吉少,

贴爬岩坎把身藏。



终是吉人有天相,

平安躲过灾一场。

涉流踏石循危路,

拨树攀枝登险冈。

绝顶身临舒望眼,

远前面对感怀乡。

心思要事迫眉睫,

旋即回程须紧忙。



县展归来重拾农事


其一


巴山苦夏日悠长,

万块陂田闪白光。

翰墨丹青今已矣!

重操旧业却薅秧。


其二


稻叶单平稗滑肥,

昔时明辨咋今非?

农夫掩口发低笑,

言道“国家干部归”。



南瓜……


老甜难待嫩嫌奢,

枉自种它三十窝!

食用还须细排序:

暂存兄弟摘阿哥。



夏日炊事


日午薅归气未匀,

糙餐细办忒艰辛。

掰苞剥籽旋推磨,

掐叶调粑重入堙。

油水难寻盐莫淡,

素汤易得柴却珍。

开锅吹气辨生熟,

一饭终成始爽神。



夏日寒雨


云迷短夏祛轻暑,

雨涤长天作小寒。

才脱背心转披袄,

山中六月觉衣单。



溪行遇雨


一路松涛卷水声,

若闻风雨叩门庭。

忽然省得衣衫湿,

不觉何时冒雨行。



暑日


青焰腾腾天暗紫,

白光灼灼地明黄。

乡民至此数三伏,

晨出午归喊“歇凉”。



山堰


竹柏幽深蔽日光,

清波漾影势横长。

苦中作乐忘忧地,

暑夏思之心亦凉。



旱夏


巴山累月天无雨,

草树皆蔫地尽枯。

童子心田须沁润,

井头苦待水微潴。



“尝新”


旱田龟裂天流火,

将死茄儿若指头。

却是尝新佳节令,

一年白米得沾喉。



甲寅历感



明争暗斗无须说,

杀手锏儿都挺多。

拨弄诸方闲势力,

搅玩一己热漩涡。

过关斩将兼擒虎,

倒海翻江亦伏魔。

功败垂成堪浩叹,

高人从此变低矬。



人有一疤称丑病,

我披黑壳两三层。

革心洗面求原谅,

忍气吞声受赏膺。

百尺竿头欲将进,

千寻崖上亦还登。

终归利益与冲突,

贼刃猝挥亡入冰。



光环万道顿然失,

狗崽原来是这厮。

剑雨刀风惊骤掣,

闲言碎语惧轻嗤。

明讥暗讽旧交也,

加醋添油新与之。

昔日优长皆抹尽,

炎凉世态我才知。



苦待……


三年奋战功堪许,

推荐过关试检优。

回省己行无遗憾,

预猜官事却含愁。

自家拼搏既称止,

身外竞争唯任休。

叵耐僻乡寒雨日,

聊将诗画遣时流。



薄暮


日落山幽谧,

牧归路杳暝。

寂田或杂颖,

疏野亦宁馨。

竹院炊烟出,

棘篱饥鸟停。

如钩挂新月,

似火闪流萤。

那厢现熟影,

来访恐知青?



知哥小聚


及至闲常寒雨日,

三朋四友聚聊之。

平平素食随时令,

仄仄清居合措施。

实发牢骚言怨艾,

空怀理想意躇踟。

其中却有特行者,

心曲亦谈犹咏诗。



夜宿山家


斗室一方不逾丈,

客随主便自悠闲。

偶然中夜观残月,

影落寒塘对两弯。



苦霪



漫目荒山冷雨中,

无柴炊爨苦愁浓。

煤油偏却脱销售,

摸黑上床听腹空。



连月不堪霪雨长,

奈何雪上更加霜。

森然永夜无灯照,

阖目凝神咏旧章。



无题……


灰中渣草扒烧尽,

久雨无柴奈若何!

烦掼火筒心欲炽,

呼天抢地哭阿婆。




月田谷桩


霪雨暂停森黑夜,

久违明月照长田。

俗生每为缺柴苦,

趁此清辉舞钝镰。



“打谷黄”


闻所未闻“打谷黄”,

骤然发作势嚣张。

吆牛贱狗已哀死,

捡宝孬娃几惨亡。

幸我知青天保佑,

免其噩黑地夭殇。

无为胜似有为者,

毕竟今生日月长。


注:“打谷黄”,钩端螺旋体病俗称。



月夜


山乡秋月夜,

竹柏语声凝。

物影明墙廓,

虚光暗室灯。

呜虫疑以愣,

宿鸟觉而兢:

观彼云微动,

无知认作鹰。



迷茫庆云河


澹烟飘峻岭,

薄雾罩湍溪。

戍露才初降,

参星已久移。

山声传旷阔,

月色映依稀。

林下两三子,

怅然无话题。



夜宿所感


山湾恰似大床架,

瓦屋犹如小枕头。

地母编成催睡曲,

风婆夜夜咏无休。



偶记


山家客榻失眠夜,

微透松窗观野星。

一宿却闻墙壁响,

老猪擦痒略无停。



长呼


负重登山行远路,

每闻农汉发长呼。

信言如此散淤气,

文弱书生也学粗。



月下分柴


野壑荒秋夜,

星疏月亦微。

人皆抹汗粒,

地尽置柴堆。

报数闻队长,

称斤识阿谁?

心知此难得,

叹息负而归。



绝技矜夸……


数点煤油径引燃,

活柴空架半烘干。

膛中旧阵扬欢火,

孔上新援逼哭烟。

巧使吹筒多至九,

惜分束草勿逾三。

残渣焖饭堪精究,

余烬煨汤足御寒。



鸭篷子


打包卷篾作行囊,

宿露餐风村道旁。

节令当时吃鲜蛋,

运程背晦喝清汤。

四乡漂泊居无址,

一世积劳身有伤。

唯那自由吾煞羡,

几成其事草收场。


注:

——其事何以草草收场?盖为本队无钱买鸭娃也。



电影下乡


其一


墙头老树喇叭喊:

“电影今年来我村!”

五岭三山明艾火,

四方八面汇人源。

甍檐高凸镁光聚,

屋院低凹笑语喧。

尽觉俗生添意趣,

寻常愁苦荡无存。


其二

放映队员人最羡,

那般手艺怕通天?

倾心崇拜致烟切,

着意安排谋膳全。

肥鸭嫩鸡汤老酽,

香肠腊肉味新鲜。

乡间久不嗅兹气,

惹得村民咽淡涎。


其三


常映影片皆旧套,

龙江必颂轮轮高。

剧中情节既详熟,

场外诨声自嗑唠。

总把真人相比较,

尤将假语作讥嘲。

宣传效果竟如此,

惜叹京都云路遥。



昏夜纪实


其一


报说猪生病,

黄昏请兽医。

庖汤已明许,

好处自毋疑。

有表堪为证,

无法此可依。

欣然成共识,

宰事先备齐。


其二


行家不费时,

片刻彼停嘶。

“出血”安能避?

“拔毛”当可思。

剖边偏软硬,

留购昧公私。

刀下颇称喜:

小亏过偿之。



写景


其一


山田瘦薄村墟远,

院落荒凉鸡犬稀。

屋角喇叭发呜咽,

上方又有新问题。


其二


日沉寒岭余微照,

幡挂野坟闻暗嚎。

总为年年人“运动”,

因之岁岁景萧条。



乡村纪事


“批孔-反儒”才了结,

“三分之一”又登场。

半年两次瞎胡闹,

却怪社员咋喝汤。



队况……


添丁进口各家事,

粥少僧多本队情。

只此公私理相悖,

收支老帐挂虚名。



无题


人口超生成大患,

强行结扎众毋违。

房东独子今轮至,

怔笑自嘲挪步归。



农汉所言


老弟勿惊听我言:

原来此地非这般。

万山向日风光好,

一岭松柏翠无边。

没得化肥粮高产,

不施农药果更甜。

长闻百鸟喜鸣叫,

还出天麻和大鼋。

林内兔獾随常见,

河头鲫鲤哪消谈?

尤其叫绝“桃花米”,

只长清溪沁水田。

历代将它贡皇上,

传言吃了或成仙。

咱们虽是遭剥削,

总不至于尽拿完。

扒除地租连国税,

粗食不缺稍欠穿。

冬腊月间多酒肉,

春耕夏种保荤餐。

家家户户若勤勉,

凑凑磨磨过一年。

特别那时分了地,

丰衣足食手也宽。

又无战乱与灾病,

都望平安得久延。

谁料自从办小社,

生活就此遭簸颠。

原想大家图帮助,

岂知各揣小算盘。

再加干部怀私念,

手头有不得点权!

临后事情成啥理:

砸锅摔碗禁炊烟。

炼钢炼铁全民搞,

大树儿些最可怜。

由坡下壑一溜铲,

如剃光头现裸山。

忒恨食堂承办者,

贪污盗窃不遮瞒。

自家撑胀腹如鼓,

饿得社员打捞蹿。

最后人些看着倒,

昏迷扑地醒不还。

分明到了恁么样,

还说他爹肚儿圆!

下放食堂稍好转,

“四清三查”又难缠。

清来查去有毬用,

坏蛋留着好汉翻。

不见傍崖张大叔,

至今背上还蒙冤。

再观龟子杨板铁,

重庆妹儿都敢玩。

都是当时垫了底,

青云直上没人扳。

这些鬼事懒吹了,

只说文革这一摊:

好的越更遭活罪,

孬种屁巴尽做官。

挑起群众斗群众,

你是牛鬼他汉奸。

人尽搞成烂腔子,

死活全都没心肝。

而且连年挣老命,

长期运动烦不烦?

整得近的莫得整,

远整孔子批先贤。

我看这么弄到底,

迟早弄他娘跟前。

这不山穷水尽了?

吃糠咽菜也作难!

锅儿罐子叮当响,

闭了毴眼倒喊欢。

反正都兴假中假,

是人肠子弯又弯。

可惜老天不兴骗,

目下已经到深渊。

水竭山光野物绝,

走投无路家底干。

这些皆你亲知晓,

不是老哥说得玄。

干嘴皮子今卖够,

再多吹去怕嫌酸。

何况单吹有啥用,

那不依旧背时喃?

只好甘心忍耐吧,

倒看哪年重见天。



雌鸡……


乙卯、丙辰间,余于巴山泥龙场

买得一雌鸡,原望其下蛋,孰料

不日竟公然引颈司晨。心悚然作

恶,遂断然斩之。——此果天意

耶?


以牝为雄事,

反常殊不祥。

咬牙挥利刃,

咂嘴品鲜汤。



忍事……


二鸟相争落阶沿,

双双忿激战犹酣。

一丸击中单飞去,

久病童儿得美餐。


变体另作——


庭前二鸟战犹酣,

扶病愁身闲立看。

信手掷丸其一中,

怔余却也得荤餐。



土豆·洋芋


休论此身土或洋,

宜蒸宜煮味堪尝。

名当“共产”配牛肉,

实则“灭资”充氓粮。


注:昔赫鲁晓夫称:“土豆加牛肉即共产主义”。毛泽东主席有词讽之:“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冬日挖苕坑小憩


林下土干沙石好,

短锄频奋屈长身。

裹菸暂歇发高叹,

惊得斑鸠扑寂筠。


注:巴山习俗,户外竹林间亦挖坑作苕窖。



山巅回首


远行憩息荒山顶,

聊把目光视旧程。

历历游踪方数罢,

却闻云外鹧鸪声。


注:古人谓鹧鸪声似“行不得也哥哥”。



冬夜记事


冬闲不配吃三顿,

粮草留存以备耕。

长夜烦闻空腹响,

核桃五个度深更。



冬事


且喜而今薯芋收,

十冬腊月暂无忧。

来春再作新谋划,

一岁时光另起头。



“过路数”


乡野通称“过路数”,

实则娶嫁同“完婚”。

移风易俗任他讲,

传统精神众所珍。

即令身家多苦难,

人伦族理总为根。

一逢入腊猪新宰,

两户出资了旧论:

“彩柜花箱须你备,

红衣绿被由咱囤。”

古来成礼毋庸议,

约定即行乃趁晨。

锁呐高吹传响遍,

小旗挥舞赴邻村。

遥听那处声嘈杂,

却是女儿哭娘亲。

叨念自家摊薄命:

可怜怎不变男身?

移时队伍进场院,

旋把目光瞅那人。

炮仗烟中破涕笑,

便揩泪眼走夫门。

沿途器乐还鸣奏,

惹得闲人议富贫。

引颈伸脖观仔细,

交头接耳谈见闻。

掐扳清点数犹混,

行列悠悠扬远尘。

越岭过沟行到屋,

循法依例有唱吟。

四言八句轻吆喝,

参拜姑嫜谢众邻。

笑语声中开土宴,

油荤虽薄饭可心。

三亲六戚若通路,

苕酒弄来四五斤。

大碗相传依次饮,

张张汗脸愈有神。

酩酊半醉辞流畅,

戏谑祝福十足真。

宾主共欢情尽达,

斜阳将及至黄昏。

终归省识席须散,

临别祥言更重申。

只此人生大事毕,

辛劳依旧殊各奔。



乡言释义


迎亲运柜笼,

引得人观睹。

撩惹众心思,

因言“过路数”。



冬日锄地小歇


其一


长天暗黑北风紧,

野岭荒寒霰雪稀。

半日躬薅腰苦累,

数声屈语腹酸欷。

耶噫呵手围团坐,

瑟缩耸肩挨个依。

却幸阿婆寻得火,

连呼带叫送熹微。


其二


众皆回暖有心肠,

笑语欢言快意张。

孬狗地中刨冻薯,

乖娃坎上拾枯桑。

悠闲老汉裹烟慢,

节俭幺姑纳鞋忙。

童子乘时亦何怠?

唐诗一卷轻咏吭。



萝卜


为菜怨油少,

充粮叹汁多。

形成霜雪后,

神灭腊冬过。

附药功安在,

攀参效若何?

复归真本味,

嘉美水晶坨。



寒夜晤友


鼎罐煨香芋,

松烟缭赤云。

临窗闻夜竹,

促膝觉亲氛。



冬日


百重荒岭皆湮灭,

千亩寒田亦杳然。

天地寂寥无别物,

孤茕水鸟掠沙川。



甲寅岁暮独行


四野悲风当去路,

一腔苦水没痴心。

惊天美梦觉来远,

含怨缩头强作喑。



风雪张家祠


高冈古塞久衰败,

矮屋老祠长代销。

落魄童儿将夜读,

打油冒雪走山峤。



冬晨


离得陋床才识温,

晓寒弥室冷侵心。

开门但见霜蔫树,

出户方知雪冻岑。

缸内薄冰犹可击,

灶中余烬已难寻。

拨灰架棘燃新火,

轻暖一丝始信谌。



冬日独坐


枯冬百不闻,

独坐遣轻闷。

迫岭云沉壑,

掠田乌出林。

静观驱浊气,

凝念纳清熏。

良久有心得,

陶然作畅吟。



外来财……


自留地角油桐树,

皆道天然属本人。

岁岁逾冬霜雪后,

拾来毫子百余文。



冰缸


凿纹细密形如缶,

遍体清凉滋绿苔。

四季无冬尚犹可,

大寒前后尔难开。


冰缸:冬日结冰之水缸也。



过年回家


其一


懒问明春可有禅,

今朝暂且奔团圆。

归期既定心燎火,

路费虽难意决焉。

货自四乡收己手,

人由各县返家山。

乍回都市多无措,

四顾繁华每怅然。


其二


肩背颈挎满街行,

彼此眼睃皆肚明。

知妹篼中鹅厉叫,

知哥筐内兔轻哼。

人人面泛苕光赤,

个个心怀秫色诚。

终乃孝儿乖女事,

寸心略表报亲情。



旅途两夜


其一·乡镇客栈


小栈临溪称占景,

叩门恰值月升时。

东家敬我斯文士,

素洁单间把钥匙。


其二·地区旅馆


过府冲州真了得,

此身沦落令人嘘。

知青凭证才相示,

——浴厕近旁为尔居!



“早退”宣言


我为本色人,

长怀自在心。

怎作教书匠,

一误三十春。

岂不明师德?

何又欠胸襟?

皆因世理坏,

循道了无门。

不屑与为伍,

及时快抽身。

天地至宽广,

或曰堪打拼。

发达非极愿,

证己弥足珍。

生命忒短促,

陶乐亦可称。

且幸身尚健,

凌云志犹存。

乘兴步高蹈,

何辞此艰辛。

喟然观踵后,

雪鸿忍堪论。

旧事休再叹,

前景犹可奔。

无由辨清浊,

任彼水自浑。

抛却废教案,

撕毁应时文。

仰天离校去,

从此日月新。


注:今之教育,国人尽识,且斯业于吾,原出无奈。因之,吾望“预退”,几穿双眼。乃终为所遇坎坷而上方政策多变,一切又皆作画饼矣。此当时先拟之“宣言”,姑存以为照。



自律


勿向商言义,

莫朝官示心。

犹更记一语:

休对牛弹琴。



直言

——“新课标”


其一


天知哪处瞎来得,

不顾国情浑凑拼。

据典搬经逞雄辩,

装腔作势充圣人。

强圆歪理多纰漏,

勉立乖言欠本真。

前版教材追剿绝,

他为丑谬我为尊。


其二


贯彻课标尤喜人,

师尊股慄弟子晕。

明知故问绕弯路,

避实就虚走旁门。

溢美滥夸助娇宠,

浮华巧辩蕴慵循。

所言倘有三分理,

亦必相依大势存。


其三


考试之风犹炽盛,

开科取士制堪论。

屋基未定用砖瓦,

墙线必差累匠人。

除旧布新须涉质,

开宗创派岂随心!

诸君勿躁稍当省:

楼建虚空必降沦。


其四


凡事终当有分寸,

过犹不及或伤身。

眸回既往知左右,

心识由来鉴古今。

滥把伐诛对先辈,

恐将谈笑留后人。

因之再劝诸君子:

谦逊纳言慎勿嗔。



又·无题


东一榔头西一棒,

不循规律不抓纲。

“新标”强发泼天势,

贻笑终归与大方。



自写


孰料今生为怪才,

高标自许出言乖。

诗文全不合时尚,

翰墨尤其违体裁。

气盛逼凌锦魁首,

眼空傲视大宗台。

素心其实赤诚子,

情顺理安何异哉?



自勉


平平淡淡惯行事,

坦坦然然长做人。

便不得时休怨命,

穷通俱达见其真。



蝶儿二十岁


吾家爱女已成年,

美丽聪明类小仙。

愿彼此生长顺达,

裕和康乐得安闲。



登北大中文论坛有感


昔年梦寐以求地,

时代使之化作烟。

纵有豪情溶雪水,

乃将壮志垦心田。

荒山卅载知身苦,

熟土千畦得果甜。

否极泰来逢盛世,

桃儿奉出助清谈。



梨林惊艳



梨花千树映春柔,

带露临风照水羞。

浑如浩荡女儿阵,

雪海烟波媚九州。



雪海烟波媚九州,

梨花千树映春柔。

浑如浩荡女儿阵,

带露临风照水羞。



梨花万树照春柔,

百媚千娇似怯羞。

清艳浑如天女阵,

烟波雪海卷神州。


注:甲诗失粘,戏拟乙、丙二诗。



荒山听梅


山梅与我道生涯,

老干长存每去桠。

总把清香传俗世,

人间好恶懒言它。



江月


江月不知己有瑕,

清光照水带云华。

红尘凡世随它转,

我素我行凭自家。



昔日落魄登高

——套步老杜酷韵


日落云沉万象哀,

岭寒涧肃隼低回。

弥天苦雨潇潇下,

遍地悲风飒飒来。

踏破荒山犹过客,

望穿秋水或登台。

忧愁憾恨衰青鬓,

闷郁新端薄酒杯。



山行·忝和小杜诗


野望秦巴乱树斜,

停云泊雾乃吾家。

踏山尤爱烟霞晚,

暗寂村原点杏花。



长相思二首

——谨步太白韵


其一


长相思,在巴山。

野岭松声入夜阑,

林霜依稀淡月寒。

幽灯晃摇思不绝,

抚膺仰首还微叹。

伊人如烟杳云端,

上乃高冥之苍天,

下乃乱急之波澜。

烟波浩渺人忧苦,

苦忧无计唯当难。

长相思,伤心肝。


其二


月色冷寂思如烟。

日霞已艳犹不眠。

锦瑟封存颓残柱,

素琴启奏凄凉弦。

此曲苦涩意难传,

勉将痴心付潸然。

望卿遥遥在暝天,

忍闭相思目,

枯竭流泪泉。

必欲识魂断,

何妨看取古井前。



远乡行·改仿摩诘《桃源行》意韵


逃离俗市访迷津,

负笈背包三五人。

觅诗为画浑无倦,

高蹈出尘又一春。

皆曰此行遂初志,

吟歌啸傲穿松竹。

忽逢僻镇临溪水,

更见芳舟泊萍陆。

过客恰生边野心,

居民犹着中山服。

眼花疑类武陵源,

白云幽处隐田园。

影摇疏柳风日淡,

实结繁荞莺燕喧。

村童观我以群集,

争问哪厢君都邑?

傍街旅店豁然开,

远足行人乘便入。

簧床绣被卫生间,

常价已低何用还。

夜宿乃成赏心事,

朝游每得畅怀山。

桃源胜境昔闻见,

仙乡何意在边县!

奇洞悬崖挂川瀑,

吾侪仰首思游衍。

既渡碧津终不迷,

任它尘世百千变。

兹行已觉入山深,

脱胎换骨出云林。

回头但见清溪水,

卷我凡心无处寻。



登巴山古塞·借柳柳州韵


古塞高头景怪荒,

老崖低脚雾迷茫。

浓云染黑梨花水,

疏雨点麻杏子墙。

天外斜阳惊醉目,

池中倒影警愁肠。

独来幽旷青森地,

觉后方知滞异乡。



52岁生日有感


2005年x月xx日


前载己身入五旬,

凛然作语乃关心。

而今再度添新岁,

次后重当省旧人。

天道生生终灭灭,

地缘寂寂复欣欣。

思瞻八十路犹远,

奋振豪情宜自珍!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