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蜕心堂存诗(1)

2013-10-22 15:31:49 本文行家:江南达者童山雷

江南达者童山雷数十年间所作古体诗选本,所涉内容广泛。“蜕心堂”为作者斋名。

蜕心堂存诗(1)


江南达者 童山雷


20世纪部份


绝句  1968年


歌乐山前白云飞,

桃堤柳岸暖风微。

春峰润雨更苍翠,

田园四野尽芳菲。



离乡自励   1972年


千里辞家麦始黄,

四顾云海心茫茫。

南望故园不知向,

愁思往事欲断肠。

回头一览新居处,

水秀山明好地方。

暗笑自身豪气少,

何不四海为家乡?



月夜闻蛙 


月田蛙声传四野,

和音齐奏上九霄,

化作春风拂大地,

跨越村原卷荒郊。



月下食乌梢蛇


初下乡,水土不服,

满身红癍,食蛇“清热”。


归家黄昏后,

拾禾对月炊。

蛙声与萤火,

伴餐乌梢蛇。



所见


桃李满山翻白浪,

陂池溢水漾青烟。

新豌艳绿铺丝毯,

稚鸟柔黄鸣碧天。


附旧作:


桃李满山泛白浪,

春水一池起轻烟。

豆豌漫目织绿毯,

百鸟高鸣向青天。



乡居小记


荷锄面迎朝阳去,

负钯背对明月归。

闲捕鱼虾作汤菜,

漫寻松柏为柴炊。



赠邻家娇儿


娇儿来世向三春,

父慈母爱值千晨。

倔强好斗服安慰,

无忧无虑随天真。



秋收夜睏谷草堆吟成


日落黄昏闭金幕,

月照山原生玉辉。

秋忙时节收工晚,

合村踊跃夜不归。



仓屋旁观雁字有感


怠卧晒场将欲睏,

遥天断雁警慵身。

雁行南去经重庆,

口信捎传拜母亲。



附旧作:南雁


闲卧仓屋怠欲睏,

遥天掠过南雁声。

疑是此雁去南蜀,

聊寄书信拜母亲。



秋日感思


川岳断分辟露田,

山云微涌纳炊烟。

忽闻灵鹊秋新至,

不觉来兹近半年。



附旧作:


川岳中断铺平田,

彩云起舞迎炊烟。

喜鹊已啼中秋晚,

我于此间来半年。



薅副业地所作


银锄起落药花丛,

雪片飘飘手未松。

休言我辈功夫好,

数丈前边是老农。



中秋夜


八月山乡雨如雪,

哪堪今岁蟾光绝。

吾侪洒尽思乡泪,

独点孤灯过佳节。



附旧作:


八月山乡雨如雪,

中秋今夜蟾光绝。

游子洒尽思乡泪,

孤灯一盏送佳节。



越木龙山


红叶盈山道,

秋花指路遥。

平生十九载,

唯觉此山高。



绝句


昨夜微微雨,

今朝犹霏霏;

甘霖醉天地,

洗尽世尘灰。



松林闻雀


随意入松径,

青空听云雀。

又值新春至,

岁月肯抛却?



山乡雨后


润雨青山爱骄阳,

疏林啼鸟晾春装。

风卷菜花飞萤火,

烟笼桃杏蓄暗香。

蹁跹粉蝶逐芳草,

窈窕轻蜂采蜜糖。

更有新鹅三两对,

踏波嬉戏在池塘。



绝句二首


乡中正二三月,余腹中每每只填烂红苕、苦青菜,然亦每每于勤前工后倚老杏、踏落花,低吟高咏唐诗宋词,此意又岂是常人可会之耶?一日风雨后于杏花树下成此二首。


(其一)


摇落杏花路,

春耕人行处。

猛闻飞翅响,

斑鸠上竹树。


(其二)


新春风雨后,

山廓分外晴。

谁解杜鹃鸟,

爱上花树鸣。



守山独吟


暮霭依稀春鸟啼,

连天麦浪展绸旗。

杖黎闲步柴山顶,

默诵唐诗与宋词。



檐下观春雨


寒云驱飘渺,

松柏罩轻纱。

鹅因甘露喜,

草至清明嘉。

婆娑杏起舞,

争艳豆扬花。

莺理湿毛羽,

燕觅旧时家。

悠悠春山意,

生趣遍天涯。



恶风


昨日一夜风,

吹得天朦胧。

松柏皆南向,

豆麦倒千丛。

草飞遍池水,

花落满路红。

天公何太怒,

又降灾一重。



思乡诗


纵目千里云山外,

梦魂深处是家乡。

郁郁青松排后岭,

滔滔嘉陵展前窗。

松间仙鹤高盘旋,

江心云帆蔽霞光。

芙蓉夹道槐成行,

春来犹有桃李香。

花林燕雀长飞舞,

遂令顽童学业荒。

十年往事随流水,

儿时欢趣逝大江。

黄毛旧友今何在?

同胞手足向朔方。

我亦辞家赴宣汉,

插队落户在山庄。

暮去朝来年纪长,

一事无成暗自伤。

早出晚归谋生道,

披星戴月觅安康。

自身辛劳不足叹,

但怜慈母鬓若霜。



母子初逢又相别


其一


孤身寄他乡,

寂寞苦彷徨。

朝朝何所念,

思家欲断肠。

渝州一封信,

暖似三春阳。

闻道母将至,

欣欣喜及狂。

专赴泥龙庙,

特赶庆云场。

隘口得相会,

热血迫胸膛。

携手怜憔悴,

问我何枯黄?

情如泰山重,

恩比天河长。

儿有满腹语,

踟蹰默望娘。

须臾复欢笑,

倾心话夕阳。

不觉星河闪,

蛙声遍草塘。



其二


初会又言别,

骨肉岂忍得?

相送小河边,

流水鸣溅溅。

万嘱与千叮,

字字在儿心。

劝母宽怀去,

莫愁伤元气;

衣食儿自料,

不惹他人笑。

感我此言语,

稍稍慰心底。

难舍又难分,

母子双断魂。

举足缓缓走,

五步一回首。

泪泉止不住,

洒湿春山路。

云梯层层高,

慈影渐渐消。

仰天一长叹,

再望来年见。



廿岁抒怀  1973年


博采诸家集大成,

百花欲放梅报春。

丹毫纵横贯天地,

水墨浮动满乾坤。

敢为中华创新派,

岂媚西洋丧国魂!

正值青春少年际,

应作雄鹰展鹏程。



寻柴歌


寂历疏林摇枯蒿,

翠柏黄昏路迢迢。

昔时嘉陵丹青子,

而今为农作山樵。



73年烟雨中秋


门外潇潇雨未停,

竹树松萝织翠屏。

一望清秋兴高起,

转思故土意难宁。

今岁中秋又烟雨,

千峰横断万里云。

遥眺南天家何在?

空怀思乡一片心。



绝句  1991年


云蔽山原雾掩溪,

澹然村郭雨兮兮。

落完三月草莓子,

不见晴霞照岭低。



无题


莓子久红犹未摘,

千颗万颗蒿内埋;

我劝农夫休懈怠,

一车尽载入城来。



奈何天思梦中之“听雨江村”


草堂春已绿,

伊人久离居。

我怀缱绻意,

对此长嗟吁。



春晚心境迷茫中


白日低迷西欲沉,

山如卧虎向黄昏。

天边有意来双雁,

岭上无心驻孤云。



惊梦


红杏枝头絮纷纷,

落花深处偶闻莺。

莺啼声断复呜咽,

疑是惊呼梦里人。



行路难


云深不知山花俏,

水寒已觉筋骨衰。

堪叹嘉陵丹青子,

踟蹰中岁苦徘徊。



书愤


秋园子庄俱沉泉,

谁家竖子上青天?

多少画坛不平事,

吾侪侧目冷相看。



无题


问罢山林客,

初知桃源路。

桃源流水深,

迷津不可渡。



无题


孤云驻大岭,

寂河向长天。

伶仃冬月鸟,

为我舞翩跹。



自负  投笔洗砚作


九州风光入画图,

天遣吾辈善丹硃。

写尽尘寰真山水,

只欠月宫仙景无。



“海”中作此激忿语


回眸首阳山,

浩气故依然。

愧杀江东贾,

缩头盘胡钱。



古风·北国神游  1991年


昔闻大秦跨欧亚,

掣电长空惊落霞。

横展熊威逼黑水,

直舒罴势掩赤华。

亦如狂飚发北海,

广漠丛莽任叱咤。

浴血刀兵映寒日,

冲霄战阵掠金蛇。

云霓明灭天淬火,

风雷荡激地吹沙。

一烛之光惑世界,

万国宗主矜自夸。

旷世勋业翻成梦,

雨余荒原起暮鸦。

残垣断壁堪凭吊,

抚膺对此长咨嗟。



题《雪梅高士图》


桥畔寂然梅花开,

高人骑驴咏诗来。

初言《江雪》次《孤雁》,

吟罢高唱《幽州台》!



五言绝句四首


新鹅浴白日,

日色净如水。

欣欣奋羽衣,

清虚漾波未?


浓荫浑如织,

日影融作圆。

阴阳两相界,

洞透一线天。


暮云奇如峰,

残阳暗若灯。

关隘将入夜,

万窍发号声。


群壑缘雾暝,

孤岭因风悲。

岁暮飘游子,

感此胡不归?



无题


阴柔久未行,

刚阳已至极。

至极还中正,

阴阳两相得。



钟馗  题画


士子出身,

名垂汗青。

若山重任,

界此幽冥。



九三开年戏言


书山不倒,

学海不干。

商贾如云,

我心凛然。

然。然——

好学毕竟不是仙,

苦读终难疗饥寒。

修至进退裕如处,

市井书屋赛洞天。



巴船出峡  题画


巴船出峡疾如箭,

巴人把舵曲似弓。

不是巴人性谨慎,

只为滩险难放松。




忆昔


中岁忆取少年时,

细微末节皆是诗。

最忆白云歌山下,

红糟溪畔摸鱼儿。



题画二首  1994年


沙头牧儿八九岁,

河上高岗亿万年。

只今二者俱永寿,

缘我搜入画图间。



此景蜀山平常见,

它山觅得亦堪惊。

今生幸作巴渝子,

何患丹青艺不成?



投笔旋成

课余作《采莲女》,从容作“豆芽”夫子


历城泉茂聚舟池,

万顷月华水参差。

守拙甘为采莲女,

易安之后本无诗。



读史


汉家烟尘在东北,

胡马久已度阴山。

堪叹当朝食肉者,

尸素宁不愧俸钱?



题暮年陆放翁


铁马金戈忆旧时,

不堪老病只吟诗。

枕上愁观《淮南子》,

共工可曾枉添髭?



古风·夸父


日边有瑶草,

迷梦幻新诗。

余觉它太美,

拄杖追寻兹。

脱形未足叹,

销骸亦何惜。

每见火凤死,

曷眷大泽湿。

姿质本聪慧,

岂复愚与痴。

人生最难者,

知其不可而为之!



尴尬中戏改杜诗


一个黄鹂鸣败柳,

两间白屋向荒山。

人生哪合少陵意?

枯水半洼权泊船。



沉溺画中思故地故人


龙山风雨醉今夕,

鸡黍昨与故人期。

纸干犹存龙山雨,

投笔方知远梦随。




有悟  94年春


槛外松柏槛内竹,

春来总是一时苏。

造物本难分内外,

出岫白云原有无?



初夏悠然题画


打鱼不为生计忙,

只为床头清酒香。

听雨江村听风雨,

壶中日月却悠长。



四言无题二首


三番雨过,

四面山晴。

崖上落水,

竹下归人。



万仞青峰,

夕阳殷红。

人处危旅,

马鸣秋风。



题画


溪冈一带竹篱围,

日暮山家掩葛扉。

旷野牧童犹自乐,

隔篱阿妹唤难归。



静夜思


人生总被名利缚。

名利端的为何物?

达人但求小温饱,

参破生死见真佛。



古塞


古塞凌霄数百年,

洞穿几代几朝天。

方今霞散赤龙隐,

云树草民皆逸闲。



戏题傍崖山翁


崖下幽居三十载,

原非隐逸更非仙。

流光若可轻翻转,

依旧顽憨懒少年。




题秋溪霜林图  94年秋


卅年习画极苦。今画中已见苍润之气;然犹嫌其累赘,且依稀有他人之影。识之思之,终听其便。


霜风已自染秋林,

犹道碧溪水不清。

苦待鱼儿来触网,

任它浊浪一舟横。



遁世者


水阔家山远,

天寒树云深。

移舟向野火,

避雨不求人。



忆昔年乡中事二首


一、


知哥生涯甚可哀,

岁岁朝朝复去来。

闻说“傍崖”有电影,

隔县也要走一回。


二、


巴蜀奇观知多少,

东乡有此“手板岩”。

身是知哥胆何惧,

居然岩上自往还。


注:“手板岩”者,数丈直立绝壁上凿窝为径也。



绝句


九四冬,画境忽显疏朗,喜而题之。


今夜露新白,

草屋秋未深。

沙藕初结子,

尝鲜待我寻。



题淡墨山水


朦胧烟雨朦胧山,

朦胧溪水朦胧船。

朦胧人儿多真趣,

朦胧草屋赛洞天。



自叙诗  1995年


有家只在大江南,

无爵无名不是官。

天性疏狂耽墨翰,

细研丹硃积卅年。

三放三收画方老,

一生一世人未闲。

莫道今朝少知己,

他年天下刮目看。



世纪末盘画自语  (选一)


做尽英雄梦,

终归凡俗身。

世事休悲叹,

奇功晚竟成!




存目:


    登高(健步登山极目望)1969年  

    抒怀(吾心志在四海游)   

    自题小像(逸童天性喜书画)

    自由诗·秋日黄昏(芙蓉色的晚霞聚向西山)

    忆畴昔,余沉溺诗歌,迷李、杜、苏、辛之余,     兼迷拜伦雪莱辈,因有斯吟。

    自由诗·寓言

    孤松(雪漫漫兮路迢迢)1978年

    五言绝句(岗上草青青)

    陵谷春早(巴渝陵谷地)

    五言古诗·记梦(寒林浮青黑)    、

    古风·咏庄周(昔有圣贤庄周氏)

    五言绝句(寒月闻惊雷)1991年

    五言绝句(风雨呜蛙山)

    五绝二首(1、岁暮有梅花  2、荒径空泛白)

    题画(也曾炼石学补天)

    题生日自写像(四十一年若弹指)1994年

    题画(溪头榕树方新绿)

    题画(万仞崖下波涛急)

    白话诗·快乐(快乐是不深刻)

    绝句(点点波光点点鳞)

    五言题画(鸡鹅鸣声异)    

    九四大暑(日照昊天赤)

    白话诗·角色(男人是无坚不摧的利器)

    题画(湖山过雨夕阳斜)    

    五律。追忆下乡途中(春阳播淡紫)

    题画(结伴入山竟日归)

    题画(瓮中乏米腰乏金)

    自由体题画(只为农闲,哪场都赶)

    自由体题画(背老二还山)

    五言古绝题画(龙山收骤雨)

    六言题画·渔家(矶头渔夫起罾)

    题画(百丈高崖势巍巍)

    五言绝句四首

     1、南山写景

     2、落日渝江渡

     3、荒江月欲沉

     4、草低不碍路

    题画(茅椽瓦舍傍崖居)

    五言题画(金乌沉山坳)

    五言拗体绝句(二九交冬至)

    打油诗题画·理发匠1995年

    观山中人家暗叹同游者(住此山中自悠闲)

    游山同行人中有口称热爱自然,而实苦迷积钱至     不能    自拔者,因以有叹。

  世纪末盘画自语之二(吃尽苦中苦)  1999年  






21世纪部份



《古中国画画品录》“超妙之品”赞语


野草闲花著滩明,

春江水暖鸭头青。

空濛雨山任横点,

淋漓清气满乾坤。

一竖垂缩道可复,

渐江圆寂无智僧。 

瞿山老梅孤高甚,

淡远家国九点尘。

   

                                        


咏关仝


悬梁刺股青胜蓝,

泼墨辣笔写秋山。

关河涌峙石突出,

杂树丛枝隐逸闲。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李成


“惜墨如金”播美名,

“营丘”原具岁寒心。

丹青亦自憎命达,

缩首荒山艺始成。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惠崇


“小景”洞穿旷幽路,

僧研画道推惠崇。

寒汀落雁韵清远,

夏渚潮生雨鸿濛。

雪地梅花尤疏淡,

迷茫中透一点红。

忽值水暧春将至,

仔鸭夭桃沐东风。

截取乾坤气些许,

人间万物尽交通。

玄黄幻紫渍苍黛,

笔底辉清生趣浓。

一代宗师誉卓著,

长河青史贯白虹。

品格正堪当“超妙”,

翰墨坛上足尊荣。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王时敏


生平拜大痴,

博雅善诗文。

画笔尤苍秀,

萧疏带渍痕。

矾石山淡白,

落叶树微青。

意趣崇高古,

风和韵致明。

唯惜执著甚,

少欠啸今心。

乘时偏受重,

领袖占真名。

流波及四海,

数代短精神。

还彼身根本,

兹格录少卿。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蓝瑛


新风抚拂至朱明,

妙品层出翰墨清。

有道落花逐流水,

蓝桥此处发云英。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髡残


青灯古佛了残生,

石谿原乃世外居。

禅、绘双精灼今古,

凌天苍翠照缁衣。


                (古中国画画品录)   



《古中国画画品录》“新妙之品”


古干沉埋久,

律回渐已春。

十方皆润雨,

芽生看薄云。

                                         


咏李方膺

  

“七品芝麻”何足贵,

维扬售艺自风流。

铜皮铁干韵苍古,

乱头粗服乐新秋。


                      (古中国画画品录)   



咏虚谷


有僧行市,

自比倦鹤。

迹类提辖,

却非智深。

生不礼佛,

食不戒荤。

偏嗜雅道,

尤擅丹青。

界绘山水、

花果鱼禽,

门门逾众,

样样称精。

斜锋出笔,

清墨淡匀。

亦长对比,

红紫绿青。

点厾活跃,

勾勒持平。

格韵冷峭,

风致清新。

质唯尚气,

物俱鲜灵。

法启后世,

绩殊前人。

由是登品,

据格享名。

   

               (古中国画画品录)  



为外婆百岁冥寿作


一世孀居本凄苦,

十年“改造”尤可哀。

任他六合皆风雨,

心镜明澄映瑶台。



为母亲八十寿辰作


人生八十亦当年,

历尽艰辛已得甜。

养老居家境平顺,

儿孙如意福寿全。

随身小恙焉足患?

具体隆康乃本钱。

莫道黄昏对清景,

风光旖旎照童颜。



癸未志事·吾感蝶儿得进大学


爱女梦蝶高考遂愿,友人以藏头诗相贺,借其韵为之励女。


吾家女子中秋闱,

感念萦怀泪欲挥。

蝶梦弥真翻幻远,

儿心漾美载名归。

得时豪意适堪止,

进步勤身可更飞。

大业能兴须谨记:

学车富后愿无违。


2003年8月21日凌晨无寐偶得

06年冬改写



癸未岁暮与老朱野饮南山


友人携好酒,

邀我上南山。

野岭呈松色,

荒村蕴腊年。

樟林足清饮,

谈笑干云天。

休问枯荣志,

人生自把玩。



咏曹雪芹


倾颓大厦遗异材,

心性违常行径乖。

错把浮生当酒兑,

聊将破笔慰情怀。

绳床瓦灶何足虑,

陋室粥香入鼻来。

冬去春生岁几许?

素笺十摞盈书台。

墨痕凝滞繁华梦,

泪血尽滴女儿哀。

流水落花无踪影,

孤灯夜雨自剪裁。

幸得酥手奉脂砚,

木石清韵传人间。

闺阁嗟呀士子赞,

赤县九州誉空前。

而今我亦思著述,

廿载勉成百万言。

皓月清辉敢攀比?

况复时过境亦迁。

所喜寸心颇相似,

曲抒胸臆任他玩。

生平钦佩唯尔姓,

一部奇文千代瞻!



读《曹雪芹小传》有感


曹君幻石头,

有友相与谋。

冬秋复春夏,

一梦到《红楼》。

今我亦多梦,

碧血溉心畴。

同为生命曲,

同是意识流。

更无相谋者,

茕独著欢愁。

偶尔发悲叹:

尘海泛孤舟!

转而宽且达,

含笑释百忧。

世势原若此,

曷须竟强求?

重振伟宏志,

再作逍遥游。

行休叹日暮,

长路展歌喉。



偶成


呢喃燕语入晴窗。

远岭飘传栀子香。

檐下花畦新垒出。

勤耘细种小儿郎。




04年深秋铜元局“拆迁”尘埃落定


树寂长天静,

云停晏鸟欢。

皆因“房置换”,

一镇语声喧。



05.1.19“长中考室”作


其一


寒寂枯冬雨,

莹明淡白窗。

索然监考事,

神魄步天荒。



其二


鲲鹏折翅未心灰,

啄羽吮伤千百回。

却待此身筋骨健,

奋飞青紫展雄才。




甲申冬日,监考无味,暗拟绝句四首,聊写近日心境。


                        江南达人


其一


半生筹划今已毕。

一世寻求犹可期。

展望前程知路远,

坦然策步勿悲迟。



其二


功成事竟一身轻,

回首今生意亦平。

尤喜性情称旷达,

命途欢趣伴长行。



其三·(心饮,醉中拗语。)


卅年酿得酒一缸,

色味醇和劲绵长。

休问他人可爱好,

浅斟低饮自品尝。



其四·(观己作光盘有思……)


阆山仙果赤,

汗血灌培之。

勿令等闲落,

玉盘堪奉兹。                                   



忆往事赞勉朱兄


坐班全日制,

行课少歇停。

闲隙犹自励,

习敲“五笔型”。



冬晨记趣


晓寒侵薄被,

无寐正吟诗。

双鸟来窗口,

呢喃唔吱吱。



咏中国画坛五大师


其一·白石


星塘老屋孕奇种,

客路京华寓大贤。

斧凿出身神逸世,

板门作狗语超凡。

官家难买吾真迹,

民俗毕收尔实看。

最是衰年发心胆,

无边机趣漾清欢。


其二·宾虹


薄甜促弱延三代,

劲涩逞雄撼九州。

东土斯文生杰士,

西洋诸艺暗和流。

缩垂入道藏圆律,

复往循天斥方遒。

历久弥新惊万世,

华滋浑厚美无俦。


其三·子庄


恬淡文心轻蕴意,

郁浓童趣重凝情。

一枝齐尾羊毫笔,

久刷蜀中山色青。

彰显新秋疏落树,

启开现代简明扃。

生前唯得徒儿喜,

殁后何期播远馨。


其四·抱石


逸格高标韵味长,

风神绝俗杜蘅香。

借来屈子离骚意,

凭得挚心自发扬。

山水画图色沉郁,

仙人卷轴线开张。

传情更至幽深处,

渍染清矾澹墨光。


其五·悲鸿


一意孤行憎爱明,

几人得道几人烹。

素凭铅炭百家赞,

尤以骅骝四海惊。

信笔可成坚实体,

随心当现自然形。

惜乎翰墨遗微玷,

正史仍存盖世名。



论诗


绝律封藏窖,

槟啤启新诗。

等是精酿物,

口感君自知。



回某洋人语


——闻某洋人言东方女性貌丑,忿而有感。


我今姑不敬:

将女比作鸡。

洋冠肥易得,

土翅俊弥奇。



乡中四时



春风拂四野,

万物发清歌。

唯我含菜色,

踏花尚吟哦。



夏雨偶溟迷,

农时不可欺。

抢栽旱田里,

血指捋湿衣。



秋阳极珍贵,

收种皆趁时。

尤恐违白露,

备柴以孜孜。



冬夜百虫静,

冷光四壁青。

知哥蜷草褥,

空腹亦思春。



年后回乡


年后回乡最凄苦,

眼前凡事无出豁。

休言是否能“返城”,

且看如何谋“吃喝”。



盘算生活……


窖内干苕烂四成,

仓中润谷余五升。

油盐供应新截止,

柴米贮藏旧归零。

屈指夏收日难待,

埋头春种时可行。

盘烦闷腹犹忐忑,

算倦忧心再叮咛。



琐记


机房打米须乘早,

野岭割柴方得时。

刺棘丛林苦挣扎,

芭茅捆子咸把持。

皮伤渗血眼含笑,

发湿粘肤喉作嘶。

薄暮搬回吁叹罢,

转思明日起毋迟。



自留地


春麦半枯荒似草,

随风摇曵泛微黄。

地头老菜形同毽,

坎角新豌势若猖。

皆为无人管吾土,

兼因有粪属邻墙。

嗟余奋起勉薅灌,

祈此苦情勿“泡汤”。



腊油饭


碎菜烂苕和一锅,

苦麻酸涩味何恶!

幸凭老母有谋虑,

惜得腊油未抛豁。

净沥严包方携至,

匀糅狠焖再熬却。

舌尝腴美意膺服,

鼻嗅荤香心拜膜。



寒夜独乐


其一


星月寂沉清冷夜,

时闻拐枣拂檐枝。

任它穿壁北风紧,

以镜掩灯观古诗。


其二


白日艰辛劳我形,

晚来却喜意神宁。

浮生苦难皆抛弃,

唯觉篇什漾温馨。



自得


柜中米足捱荒月,

檐后柴能待秸收。

有此两般垫心底,

已将一喜抵千愁。



佐料……


地角留三尺,

聊栽蒜藠葱。

青青色如玉,

辣尿每浇冲。



种瓜


知青小弟刨坑土,

东屋大娘摁瓞秧。

笑曰老身手“灵性”,

瓜儿肯结食期长。



家务尽毕


柴米油盐皆到位,

麦苗遍灌芋新培。

燃菸落坐意舒坦,

明早出工尔莫催。



记趣


淘堰培堤每趁闲,

负筐挥铲烂泥湾。

心嗔队长常吆喝,

背上将他筑一山!



初春


淑气新萌动,

晴光旧已违。

青空舒羽翅,

褐土绽芳菲。

远岭梆声促,

近村耕号催。

年年劳作事,

至此又轮回。




三月


麦浪新生耕水足,

寒田冻土一时甦。

云晴野岭喧村社,

日暖家山醉鹧鸪。




地头


杏桃吐蕊春来早,

正是闲忙更始时。

小趁工休歇片刻,

眼寻柴草心觅诗。



居高望远


山形腾跃兽争食,

云影飘移水逐舟。

总是推门长见此,

我心扬激复悠悠。



“祭物”歇工赶场作


春初隔日插三五,

总惹乡间“祭物”情。

茧耳难详村俗事,

平心易足随众行。



险山负柴


水动山摇处,

头晕目眩时。

息肩欹绝壁,

渴汗叹由之。



溪山春寂


溪云叆叇春山静,

岭柏幽森湿雾萦。

散淡船夫发吆啸,

绵长余韵惹獒声。



周家桃儿


疏松岭脚背湾处,

红白邓林遍发花。

却当良田三四亩,

新桃易麦属他家。



春水


鸿濛烟雨初收霁,

百岭千陂发水声。

弥漫平田奔下壑,

巴山深处待春耕。



中夜奇想


万亩平田汪若洋,

夜来风起漾波光。

吾庐小小似舟艇,

却在轻烟月下航。



金华山寨


桑柘阵中奇兀身,

嵯峨沈壮势凌云。

旧时因作豪强寨,

雄视一方若虎贲。



清叹


田园诗趣本多少!

物力疲兮活命艰。

童子性情原豁达,

愁眉亦锁对春山。




比翼来天外,

营巢有定居。

年年花发后,

每每相依余。

径认旧泥痕,

殷勤布新隅。

历时方垒就,

栖宿得欢娱。

不觉雏儿出,

爷娘已清癯。

晨兴始育作,

薄暮终劳劬。

待得二形脱,

数子齐丰腴。

复又教飞扑,

躬身传所需。

往来当旬日,

高翔及青虚。

余心质本善,

睹此长嗟吁。

怀想近千百,

微茫皆无据。

转念思家事,

胸中闷结纡。

倍感娘亲苦,

矢志情难渝。

愣神望彼燕,

心语暗托渠。



黄沙


长忆巴山二月天,

黄沙渺荡驭风烟。

晴云倏忽变颜色,

浊雾移时蔽岗田。

覆罩村原遮万物,

迷填岭壑漫千川。

或言此事由秦陇,

尔莫干之自古然。




正二三月……


堪叹年年正二三,

众人饥腹尽无填。

抹缸扫柜翻陈窖,

撅地刨山叩老天。

社赈村援事须辍,

车薪杯水理当然。

还凭一己强挣扎,

咽唾慰喉谁复怜?



地中愿


半全劳力都聚齐,

众口一辞不离饥。

指地说天道宏愿,

天即为食义无疑。

男客大多皆羡女:

生儿得吃好东西。

妇人不忿却称屈:

极饿难捱哺乳期!

倒想来生做姑子,

自家得饱足安怡。

议来言去难结论,

七嘴八舌唯鸣噫。

转思我辈怕还好?

便曰知青命相宜。

听罢老童苦含笑,

析详分细致孤凄。

陈词动容情恳切,

双方神色尽低迷。

孰料幺牛忽激愤,

龇牙大叫娘希皮。

道是坐牢还不错,

一日三餐总有稀。

“老子不如恁么样,

干脆犯法遭刑羁!”

此语引逗众人哂,

点明彼处岂容伊。

乃知众皆逃无计,

人人发怔俱萎靡。

终归返念回现实,

准认兹症唯粮医。

微觑那厢自留地,

碧青苗叶方盈畦。

转看眼前人浮事,

你捱我待太滑稽。

由此众心再怀愿:

包产到户重举旗。

却惜此愿近玄乎,

咽藏腹内且休提。



无题


催催干干几多遍,

歇歇停停千百姿。

抹汗朝天三觑日,

那厢却似有钉锥。



无题二首


其一


淡荡春烟弥岗岭,

清芬野楝漾心房。

置身斯境情无奈:

十道长田独铲光。


其二


田坎悠悠沐艳阳,

吾挥热汗累难当。

蚂蟥堪恨复钻咬,

拍捉除之慰己伤。



伙伴归来


开年琐务行将毕,

伙伴归来每及时。

总为各家情不一,

强同莫若任由之。



棉花试验地……


明知只乃玩形式,

堪叹小哥情亦纯。

十灌五薅筋骨累,

千营百管意神昏。

汗衣粘背无关冷,

蔬食塞喉已失吞。

怜此寸心存小愿:

他年藉是别兹村。



山头广播


晓月未残星有光,

喇叭嘈杂漫沟梁。

鸡声四处作惊应,

人语三遭发笑腔。

嗟尔知青充积极,

诩吾农汉实疏狂。

回心细想亦无奈,

转骂何来屁文章。



政治夜校


大伙皆知此是虚,

小哥偏却扮痴愚。

村言假语混收用,

屈志违心乱谄谀。

亦觉兹情毋太矫?

只因那话乃颇需。

装模作样强持续,

暂昧天良指马驴。



雨望


天外迷茫细雨霏,

山中杳寂淡烟滋。

庄田竹树浑如梦,

呓语犹轻闻子规。



静夜


又闻檐后沙沙竹,

却值童儿夜读书。

伙伴鼾声匀转细,

凝神静听似茫无。



自留地景观


三畦薯芋两厢菜,

瓜豆无棚满地栽。

玉米沿沟俱矗立,

葵花倚坎却斜开。



乡村四月……


菽秸方收荞叶嫩,

插秧割麦紧忙时。

足酥手软胃何健?

钵豆盆粥尽食之。



老井


老井原方正,

时长渐败颓。

朝朝照余影,

勤勉志毋摧。



山雨乍来


岭头风起黑雷聚,

崖脚云收紫雾微。

才见远山入暝色,

浑身早已湿单衣。



知青陋室


蒿艾入墙自在生,

蟾光破壁黯然凝。

贫居至简无长物,

冷灶空床对黑灯。



自题


腹内蔬苕足养身,

胸间志气半凌云。

昼耕夜读攻诗画,

黄土阵中长逸群。



野田三章


其一


云填沟壑浑无物,

风掠岭田微有光。

只为俗生谋一饭,

社员个个插秧忙。


其二


山雨骤来呼啸急,

农民每每覆蓑衣。

知哥亦有权宜计:

薄膜斜披尔勿讥。


其三


肥裤窄衫皆浸湿,

青腮红指尽凉麻。

性原豁达兼关意,

悦色和颜笑哈哈。


分组劳动……


“双抢”权行定额工,

以梁划界各西东。

忽闻脊顶鼾声起,

队长偷闲卧正中。



分享:
标签: 文学 诗歌 古诗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