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我问五月 我问怀王、怀王问谁(组诗)

2013-07-01 20:54:10 本文行家:栩笙

我问五月我问怀王、怀王问谁(组诗)胡礼忠一五月再读《离骚》我想到尘世多有暴君明君忠臣贤臣以及谄谗奸佞之臣历史的河流总是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勿需明镜再悬怀王定案暴君应无半分冤枉你可是三朝本姓为官忠臣无疑兼多职称你是财高八斗的诗人学富五车的政客花甲之人尚且执著且满腔抱负忧国忧民虽抱负成为空阁虽难以施展经天纬地的抱负可谁能堵诗人悠悠之口浩然正气龙蛇劲舞之笔龙椅上昏庸的怀王岂能读懂忧愤铭志的离骚诗经中忠贞丹心

我问五月 我问怀王、怀王问谁(组诗)

 

胡礼忠

 

 

五月再读《离骚》 我想到尘世多有

暴君 明君  忠臣 贤臣以及谄谗奸佞之臣

 

历史的河流总是浊者自浊  清者自清

勿需明镜再悬 怀王定案暴君应无半分冤枉

你可是三朝本姓为官忠臣无疑 兼多职称

你是财高八斗的诗人 学富五车的政客

花甲之人尚且执著且满腔抱负 忧国忧民

虽抱负成为空阁  虽难以施展经天纬地的抱负

可谁能堵诗人悠悠之口  浩然正气龙蛇劲舞之笔

龙椅上昏庸的怀王 岂能读懂忧愤铭志的离骚

 

诗经中忠贞丹心可鉴日月 诗经中

多少洁身自好香泽的草木 巫觋神女 逆水而生

 

在五月之岸借千古灵耳 听到泣血之喊

我来了 彭咸  我来了  我来陪你

这绝然离世一跃 和心中呼唤的愤概与抉择 

一个诗人 一个忠臣这辉惶壮烈 后人难追的一跃

汩罗给了屈子不朽水晶 水中诗魂不腐

 

执五月雨烛 祭读五月泱泱之水 

今夜我 是否读到诗经中骨质与舍利

 

 

从时间旁走失了多少人 我不知道

历史的故国 历经了多少虎狼之师

 

端阳之水 总苦苦浸泡那袭长衫

和苦艾 菖蒲  棕子  雄黄拌酒的传说

我想知道 离骚里埋有更玄妙的解答

过多忧虑 与抱国无门忿怒的底火

让你 这枚久藏政治诠释的炮弹

无法在楚国定向爆破 你却弹向克火的水域

我看  一拘月光只是理想的小妾  

残缺和圆满的新房属于死者与后人

女神寂寞 森林旷远  伐檀者生生世世劳役

谁在 秉烛夜读诗歌江湖里那卷残月

 

 

我想昨天  今天  明天以及     

历史与现实  善良的锤总会不停敲打

五月雷电虽击透千年  是否

可以击透人性或畸形的世态炎凉

水中燃烧的故事  可否

感动上下求索的良心  和世界

一切总在捆束良心 在阴阳中变脸

眼见冰炭  忠奸不能同炉  

世象 总是贫贱与富贵隔着楚河汉界

 

 

五月硕鼠依然奔窜 啃啮是否撕破胸腔

我不知道  彼岸寓言的明镜上可沾有血渍

 

 

 

 

今天  我无法忘记诗人轻盈的身姿

我相信  人心垂直会直击善恶的剖面

 

五月何处  才能平衡失重的历史与现实

何处边陲野渡 能自由来去内心一隅的承载

我总记住 竹枝上那串串风土人情

和那风中有节的细腰  手足摆成蛮地

从生到死的平凡与辉煌 去诘问天地

请追风的司刀与法器  和八宝铜铃上的精灵

请生产九歌的民风雄起 让每粒土

贲涨的精血去扶稳刀梯  让梯玛

带上攀高虔诚的神祗  和问天横切的刀锋

 

请别相信  五月的今天已无法码

不要再乎日头是否倾斜  而做一朵浮云

 

今天 我相信了诗书满腹不会淹没

因为我也相信 你致命终因为政治缺钙

怨愤时骨殖蔬松  你做不了闲云野鹤

也许  你总板着遗老威严的面孔

难以去逾越  你和怀王代沟形成的天堑

你虽贵为三闾大夫 即要为官 又要吟诗行文

那个朝代  你可是罕见的花甲长寿之人

离骚中 你又以效彭咸那个前朝忠臣要挟

河水中一双不暝之眼  想你有不堪回首的青涩

 

 

楚国社稷擅抖  你桔颂的树上结满未红晕的果实

我问诗经  我问五月 我问怀王、怀王问谁

分享:
标签: 五月 我问怀王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