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红色悲壮的挽歌(外三首)

2013-07-01 20:36:16 本文行家:栩笙

红色悲壮的挽歌(外三首)胡礼忠红土是红三、四、六军在湘鄂边革命根据地中组成部分,在1928年12月至1933年12月19日土地革命期间在清江以南建立了10个苏维埃政府,下辖61个乡级苏维埃政府,仅红土土地革命时期就牺牲红军团长陈海波,农会主席沈绍宗,赤卫队长赵兴早等30余人。------题记苏维埃遗址阳光下被岁月搓磨的土地总醒着木质和青瓦酝酿磅礴的构思历史奔涌了多少草鞋和梭镖组成的洪流苏维埃遗址被

                                        红色悲壮的挽歌(外三首)

                                                         胡礼忠

 

 

   红土是红三、四、六军在湘鄂边革命根据地中组成部分,在1928年12月至1933年12月19日土地革命期间在清江以南建立了10个苏维埃政府,下辖61个乡级苏维埃政府,仅红土土地革命时期就牺牲红军团长陈海波,农会主席沈绍宗,赤卫队长赵兴早等 30余人。                                                     ------题记

 

苏维埃遗址

 

阳光下 被岁月搓磨的土地

总醒着木质和青瓦酝酿磅礴的构思

 

历史 奔涌了多少草鞋和梭镖组成的洪流

苏维埃遗址 被挂上的匾牌上

闪光的字总燃烧着 悲壮和回肠荡气

历史和伟岸的人生故事

草根成为主人  总构成不朽的高地

英烈们让土豪倒地  劣绅授首

让人们在荒草和废墟中寻找枪声和弹洞

以及碑记在流血土地上的挺拔和演绎

土地烤红了所有悲壮的肉体和骨头

红土是被鲜血泡染的土地 英雄的地理

今天 我们在战争与和平的中间地带

严峻的海拔与高度 举起了山地不熄的火焰

 

没有走散的魂灵 栖息在英雄的土地

精神殿堂里的土家汉子 矗立在苏维埃遗址上

 

红军碑

 

播火者 被圣火焚烧

苏区的土地上 留下一群英雄的骨质

没有他们的籍贯

没有他们的名字

只有在当年 人民偷偷树起的石碑上

三个大字 红军碑

只有这三个战魂烁烁的字

 

在这里 我们用诗歌

揩拭墓碑上七十年的灰尘

让七十年的精神不朽

我们用目光的炽热去抚摸

这千钧一击的七十年 埋葬的一个王朝

这三个字的分量 是青铜铸就的雕塑

在人民心中 还在撞击出震撼灵魂的回声

 

 

   红军屋

 

记不清 这里老屋多少年了

听摆古的人讲 古盐道

是这里的真正智者

 

 一个共和国的元帅

在这栋老屋住过

贺龙 红军 贺龙红军

在这里 计划如何煅造镰刀与斧头

如何 在白色土地上播下火种

受虐的土地 如何孕育火的胎动

这里正是 湘鄂边第一个

苏维埃政权的诞生地

 

这条老街 拱卫着光荣的老宅

这流过血的土地

这老宅里还健在的火铺

深藏着 思想的薪火

和久远的温暖 盗火者

那八角帽上闪光的星子

那品质 与金属合击的铿锵声

在我心中鸣响 我前额

更有了探究时火灼的思索

 

老街上 一巷一巷的道路

老屋上还是一轮轮土瓦

我相信 老木屋还装满一腔心事

老屋里走失了几茬主人

偶尔 这言传口碑里的故事

爆响那个年月的枪炮声里的希望

而我眼前沸腾的绿色 我感到了

先烈们在木屋手剔着灯花的夜晚

为一个 破旧谎谬无道的世界

准备一篇焚毁祭文 让灰烬成为古墓

 

在心中 这里的木屋风光吉祥

木屋如碑 活着的肉体总要死去

而活着的思想一半苦痛 一半甘甜

 

 

鹰 飞翔的地方

 

峡谷中 鹰的邀翔是我们古老的信仰

鹰的双翅 只能遗传和承载

一代代的风云雷电

搏击 是他滚烫的血液

飞翔 是他洒脱的骨骼

我知道 鹰的心属于苍穹

把孤独 停留在河流和峡谷的上空

扶持自己的影子交谈

一双凝视 广袤长空犀利的眼

隐忍住 高处不胜寒的痛楚

 

失望的世界 给我们远古英雄的气概

使心中的天宇 拥有一片苍茫 悲壮

让我相信 岁月有了 鹰滑翔的声音

飞翔和翅膀是阳光的道路  英雄的天空

翅膀下 清江是我们的根脉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