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百科

广告

把春风的血液裁成七色(外4首)

2013-07-01 19:21:27 本文行家:栩笙

把春风的血液裁成七色(外4首)胡礼忠天空土地上谁是称重的星子没有驯服的鹰知晓一百个春天的重量以及活着或已死了的灵物我无法明了土地上伤口也无法理解结了痂的叫山峰一天惊雷拍出的泪耻于告之在春天酿蜜的部落流血或花期的韵事千万座庙堂诵经的木鱼缺水甘霖何在佛经圣经儒学干涸谁掳走道德良心正义一堆堆世俗谁能一网打捞密不透风的尘世燕子从天空飞过蜜蜂从田野上飞过风筝正从孩童的手上放飞天空鹰翅颤抖了一下二下沿上升的气

把春风的血液裁成七色(外4首)

        胡礼忠

天空土地上 谁是称重的星子

没有驯服的鹰 知晓一百个春天的重量

以及活着或已死了的灵物

 

我无法明了 土地上伤口

也无法理解结了痂的叫山峰

一天 惊雷拍出的泪 耻于告之

在春天酿蜜的部落 流血或花期的韵事

千万座庙堂 诵经的木鱼缺水

甘霖何在 佛经 圣经 儒学干涸

谁掳走道德 良心 正义一堆堆世俗

谁能一网打捞密不透风的尘世

 

燕子从天空飞过 蜜蜂从田野上飞过

风筝 正从孩童的手上放飞天空

鹰翅颤抖了一下 二下 沿上升的气流爬行

 

 

没有数记 广场花栏旁开了多少花朵

心 惦记着座在石阶上的一群老人

也许在等待阳光捎来温暖 去烘烤内心的孤独

熬过社火的老人们 正向高远处的眺望

高处回眸示意 紧紧压在雪线下的桃李灿灿而开

身边的尾气 依然向马充满奔的动感

偶尔在近处 谁在茫然中勒马四顾或乱窜

冒着蹄烟的镜像里 伸手一捏尽是一把晦涩

 

在春天我迎接 裸岩石缝中发出的语言

哦 蜂是田野上种子 鹰是天空中石头

牧人眼神如刀的重量 把春风的血液裁成七色

 

灰烬外柳笛管管斜吹

        

 春风的入口处调整我内心的气息

在缓缓的吐纳里 寻找曾浩荡江湖的影子

 

春风中 有多少生命底河流在噪动

在沿河隐隐呼啸 那根根绿柳举着响哨

挥舞着多少赶山的鞭子 让

春动的小麂满山乱窜 而溅上满身社火

沿河粗犷热情的谣曲 让对岸撒网的渔舟

在承诺 水湄边的谷粒和波心的焰火

美丽的渔女 在泱泱春水上悠雅的那一浆

多么有份量的一声 是划破还是撕裂了

尘世里 人们硬壳容器装满的陌生与敌意

 

季节的八卦上 在生门舞动时代承传的刀子

刀锋过处 怎斩不断横垣在故土与城池间纠缠的乡愁

 

我知道 找还存有一只笨拙而孤傲的笔

试图描摹春光 春天的驿站和湛蓝的野水

如火野美的士家姑娘  以及惊蛰的雷声

在春天 我的笔喜欢轰轰烈烈的诞生

我的笔更喜欢焚烧的壮烈 落叶花榭的悲壮

我曾执孤寂的笔 凝望李树上那身银胄

在长叹中卸甲 思想只留下一具风干的骨骼

喧闹中 一群春鸟恬噪 野草在另一边寒冷

在春斑上黯淡 画不了一幢风光别具的阁楼

 

有晚在梦中惊醒 休眠的桃林突然失火

又被春风浇灭 灰烬中狼毫不存灰烬外柳笛管管斜吹

 

痛苦着欢乐着的雪事

 

凝望雪融 在阳光的凯歌声里

土地脱光了一层美丽的衣裳

 

有时 我不知道何时多了

一份对风寒酝酿的忿怒

究竟逃逸了 多少季节羁押的的自由

一粒粒雪籽 种进了心的雪塬

说不清的心情 谁在逗弄

天空中的银狐 狡猾而轻捷的奔腾

驮着倒流的时间 让粉红的

记忆鲜嫩的活着和动情的燃烧

 

我相信 活着总是美好的

谁都在心中 有一间温暖的房子

可以藏盛开的雪瓣 或者

江河湖海山脉  江河湖海中鱼虾

丛林中飞禽走兽 天空中孤傲的鹰

以及 做忠诚自己的膜拜者

和侠隐收敛面壁的心 在尘世另一面

可以自由自在地 在圣洁之地

寻找解脱 铺一张网杀戳与放生

 

雪地上 我感到肌体愉悦和透明

愿意让玉屑般的雪洗涤丑恶的灵魂

去镇压我 瞬间的无知与燥热

让我的茫然时 慢慢走进故乡根的深处

让现实的麻木和蔬离 面对天使

留下的一面镜子 自省和守护灵魂的疆界

并收藏士地上血渍 磨难 战争 童贞

和共生环境里人的高洁 以及

森林江河湖海中 灵物的挣扎和对话

 

我相信 雪事和谁在愉悦相拥

变为水插入事物的缝隙 找到快感 找到真理

 

春声心情

 

 

我知道 雪花扑倒了树叶

今天的春风 又孵出了新芽

 

渐入佳景的歌舞 解开了天空的郁结

轰鸣与沸腾 可是春天万物的引擎

还乡的路标坚守着 正抚慰着孤独

我知道在阳光下荡漾奔跑 始终有擦身的速度

在某年 某月 某时会点火爆破

让我们需要跃进思想 童话般的寓言

在莺飞草长的季节合谋 增加憧憬的温度

我相信 春天弥漫的激清添加了岁月的葱茏

 

春风里 有多少阴喑屋顶的窗棂上

记下阳光渗透时污渍破裂的碎响

 

我有百万份理由相信神秘与浪漫

沿着春光的纯粹 浸透富有性感的内涵行走

我相信艺术与道德 更多时会相互矛盾

我更相信花开花落时四季轮回的伦理

有多少春天的频率 有多少春风的脉搏

让我们充满遐想 去找到生长旺盛的芽苞

让裹得 一丝不透的人性充斥生机蓬勃的欲望

让生命的房间里 会感到真理的萌动 感到充盈的灿烂

 

敞开门扉 心无羁绊 望着摇晃的春风跪下

向故土的神祗谢罪 等待周身渐绿的雪花走入

 

痛苦着欢乐着的雪事

 

   

 

 

凝望雪融 在阳光的凯歌声里

土地脱光了一层美丽的衣裳

 

有时 我不知道何时多了

一份对风寒酝酿的忿怒

究竟逃逸了 多少季节羁押的的自由

一粒粒雪籽 种进了心的雪塬

说不清的心情 谁在逗弄

天空中的银狐 狡猾而轻捷的奔腾

驮着倒流的时间 让粉红的

记忆鲜嫩的活着和动情的燃烧

 

我相信 活着总是美好的

谁都在心中 有一间温暖的房子

可以藏盛开的雪瓣 或者

江河湖海山脉  江河湖海中鱼虾

丛林中飞禽走兽 天空中孤傲的鹰

以及 做忠诚自己的膜拜者

和侠隐收敛面壁的心 在尘世另一面

可以自由自在地 在圣洁之地

寻找解脱 铺一张网杀戳与放生

 

雪地上 我感到肌体愉悦和透明

愿意让玉屑般的雪洗涤丑恶的灵魂

去镇压我 瞬间的无知与燥热

让我的茫然时 慢慢走进故乡根的深处

让现实的麻木和蔬离 面对天使

留下的一面镜子 自省和守护灵魂的疆界

并收藏士地上血渍 磨难 战争 童贞

和共生环境里人的高洁 以及

森林江河湖海中 灵物的挣扎和对话

 

我相信 雪事和谁在愉悦相拥

变为水插入事物的缝隙 找到快感 找到真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